亚冠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三章 宽容

2019-12-04 02:5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三章 宽容

听着伊申诺娃的声泪控述,伙伴们心情都非常沉重,想不到仅仅分开了两个多月,就发生了这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故。

乔伊卡怒不可恕,他一个箭步冲到雷欧纳德面前,左右开弓,连凑两拳:“你这杂碎!你他妈的不是要杀了老子吗?你倒是杀啊!”

义愤填膺的雷也冲了上来:“跟这种人渣说费话这么多干什么?”然后抬起长枪就要往雷欧纳德的心脏捅去!

白影一闪,苏菲娅迅速挡在雷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苏菲娅姐姐,这种人渣值得为他求情吗?”被阻止的雷不解地问道。

“伊申诺娃和莱尔他们在地底世界里,熬得过九死一生的黑暗精灵战争,回到地面后却差点死在自己的同胞手中。”连墩厚、善良的卡修斯都忍不住表达心中的愤慨。

而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莱尔,指着雷欧纳德,双手使劲舞动。此时莱尔是哑巴,没人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所有人都猜到,若莱尔恢复了声音,必定脏话连绵。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雷欧纳德挣扎了几下,却无法挣脱捆绑着自己的数根粗大麻绳,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苏菲娅:“公主殿下,您愿意看您最忠诚的骑士被人杀害吗?”

“你个乌龟,也知道害怕!”乔伊卡扯着雷欧纳德的衣领,以冷竣的目光审视着对方,“还什么‘骑士’,我呸!你的骑士之道只不过是教你耍阴谋和饶尾乞怜。”乔伊卡一面鄙视地环顾了一圈被俘虏的雇佣兵,“王国若交还给你们这群懦夫手里,可真就完蛋了!”

“你闭嘴……”乔伊卡的话对雷欧纳德冲击很大。

“还不服气!”乔伊卡抬手赏了雷欧纳德一记耳光,“刚才的狂气哪去了?你不是觉得自己很有能耐,以为一切都控制在自己手中的吗?60几个人被我们四人轻易俘虏,你们就靠这点能耐去推翻都里斯?”

雷欧纳德无语以对,乔伊卡的话正好切中其要害,被俘骑士脸上火辣辣的,不是因为乔伊卡的拳头,而是他心中的羞耻感。

“回答我!懦夫!”乔伊卡得势不饶人,“剑在你们手中跟烧火棍有何区别,拉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吧,你们这些肮脏的家伙,连杀你们都嫌弄脏我的剑!”

“让我宰了他吧。”雷绕过苏菲娅,冷酷地说。

“公主!”雷欧纳德提高了声线,“我自从走上这条荆棘之路,早作好了赴死准备,但我手下那些弟兄只是执行我的命令,他们每个人都是复国的栋梁之材,不值得为此而丧命。若我雷欧纳德?格林的死能换回手下兄弟的性命,或使殿下清醒过来,这条性命随时拿走

!”

听着雷欧纳德要让苏菲娅“清醒”,乔伊卡又好气又好笑,他瞧着这个固执又可能的家伙,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对苏菲娅说:“他是你家的老臣子,该怎么解决你自己拿主意吧。”

苏菲娅蹲下来,从牧师袍的袖子里抽出一把短剑,利刃闪烁的寒光反射在雷欧纳德的脸上,倔强的骑士脸上掠过一丝惊恐,但旋即被无情的绝望所代替,他知道自己大限已至,释然地闭上眼睛。

然而,短剑割破的并不是他的咽喉,而是捆绑在身上的绳索。感到束缚一下子被解开,雷欧纳德惊讶地睁开双眼,以不相信的表情望着他的公主。

站在苏菲娅背后的雷大惊:“小心!他很危险的!”

“没事的。”苏菲娅向雷点了点头,“我相信他此时不会做危害到我们的事。”

“公主殿下,您想通了吗?”雷欧纳德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让雷欧纳德感到失望的是,苏菲娅以摇头作为回答。“格林骑士,记得当日在香格里拉城,我曾提出两个请求。”

“是的,当日公主殿下要求我:第一、不能伤害公主的朋友;第二、不再对殿下使用王族的称呼。”

“可是,如今你两条都没有遵守。”

“这……”雷欧纳德无言以对,恪守誓约是骑士的美德和最基本操守……

“刚才你问我是否‘清醒过来’。我想说,我一直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我不能否定你们的理想,所以,也请你们不要再对我苦苦相逼。”

“不!”雷欧纳德突然跪倒在苏菲娅脚下,“苏菲娅公主殿下,这就是您的答覆吗?我们辛辛苦苦追寻您十二年,牺牲无数,无怨无悔,只因我们都盼望着殿下能带领我们光复故国,可是殿下居然……这就是您给我们这些忠贞不渝的被流放者的答案吗?公主殿下,您就真的愿意看着全波勒王国的子民在都里斯那狗贼的残暴统治之下受尽折磨?”

“大言不惭!如果不是都里斯那狗贼,你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还有命在这里放屁!”乔伊卡实在忍不住。

“你说什么?一个多月之前?难道是那件事?”雷欧纳德突然想起一个月前那恐怖的一天,没有人知道那件事的真相。

“我不是要给都里斯歌功颂德,但是我亲眼看到,当中央教庭要来毁灭波勒王国时,都里斯为了拯救汉沙城所有人的性命,拼尽全力战斗到最后。”苏菲娅说。

“中央教庭?一个月前的那件事是由中央教庭策划的?”雷欧纳德露出极不相信的表情,“不可能,中央教庭怎么会对付我们波勒王国?教皇说好了只对付都里斯一个人。”

“等等!”卡修斯从雷欧纳德的话中听出了一件不寻常的事,“什么叫做‘教皇说好了’?难道,你们复国者跟中央教庭有何纠葛?”

经兄长这么一说,雷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他怒斥道:“说!你们到底跟中央教庭有什么勾结?”

此时,雷欧纳德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他马上把视线移向边去,再也不吭声了。

“回答!”乔伊卡暴喝一声。

这一下怒吼突如其来,雷欧纳德被乔伊卡的气势吓得抖了一下,但他很快恢复了常态,瞄了乔伊卡一样,露出不屑的表情,继续守口如瓶。

被激怒的乔伊卡再次发难,然而苏菲娅却抬起了右手,示意他先别动怒。苏菲娅伸出双手,把雷欧纳德扶起来:“虽然咱们的志向相异,我也不认同你们的所作所为,但我能理解你们。以后若有机会,我真想与你、还复国者营地里的所有同胞并肩战斗在同一阵线上,而不是浪费在对人民有害无益的内斗中。在此之前,只是有一件事,请你务必答应我,格林骑士。中央教庭的某些行为只能用‘丧尽天良’来形容,不管以前你们跟中央教庭有什么联系或者交易,都已经过去了;为了波勒王国,为了复国者营地里所有人的性命考虑,以后请不要再与中央教庭扯上关系了。”

“苏菲娅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直接放他们走?”雷道。

苏菲娅以沉默代替了回答。

“哟嘿……我的天啊。”乔伊卡翻翻白眼,“苏菲娅你的脑袋让门给夹了吗?这条疯狗一旦放回去,扑腾起来肯定反咬一口!”

突然雷欧纳德退后一步,用右手掌心摁在自己的左胸膛上,以骑士起誓的姿态半跪在苏菲娅面前:“我雷欧纳德?格林今日在此,赌上我的性命、身为骑士的尊严,以及格林家族的所有名誉起誓,若今天我和我的部下有命离开,以后绝不再强迫公主做您不愿意做的事,也绝不再找公主朋友的麻烦。”

“收起你那一套吧。”乔伊卡讥讽道,“你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你以为还有资格说什么尊严、名誉吗?这些东西早被你败光了!苏菲娅,你别相信这家伙的鬼话。”

“安琪老师教导我,要有一颗宽容的心。”苏菲娅说。

“宽容?伊申诺娃和莱尔被折磨了那么久,这笔帐该怎么算?”雷怒道。

“这个……”坐在卡修斯旁边的伊申诺娃以虚弱的声音说,“先前哥哥杀了他们两个人,又伤了十几人,虽然没什么比得上生命,但就这样算了吧,好吗?”伊申诺娃说“好吗”的时候,是望着卡修斯说的。

卡修斯也冲伊申诺娃点点头,然后对大伙说道:“既然身为当事人的伊申诺娃和莱尔都这么说,我看就这么算了。”

站在旁边的莱尔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他用怨恨的眼神瞅着卡修斯,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来。更可怜的是,此时没人注意到莱尔的表情和眼神,让他差点被气晕。

“好吧。”乔伊卡把雷欧纳德的剑和战甲像垃圾一样扔在这个落魄骑士面前,“捡起你这堆破铜烂铁,带着你的手下给我滚蛋!记住,别耍滑头,本大爷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受尽耻辱的雷欧纳德捡起自己的武器和战甲,默不作声地解开了所有部下的束缚,然后带着他们一言不发地、灰头灰脸地走进了树林深处,就像一只只战败的公鸡。

那群“雄狮”佣兵团的雇佣兵大多数都受到了严重的冻伤,走起路来都冻得哆哆嗦嗦,基本失去了战斗力。乔伊卡倒是不担心他们会反戈一击,但他仍然手持弓箭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监督”着这些人走远了,他才沿路折返。

“苏菲娅,你一定会反悔的。”回来后,乔伊卡向苏菲娅呛道,“那家伙的脑袋比石头还要固执,期盼你的宽容能打动他们?作梦吧!”

“《圣书》里有记载着这么一个故事:人们抓到了一个罪人,正要用石头来将其砸死,光明上神的使者说,没有一点过错的人才可以去投石块,结果大家都停了下来。安琪老师经常用这个故事教导我,世上每个人都曾经犯下过错,所以那些人都不敢扔石头,只有怜悯和宽恕才是对待犯罪的唯一正确方法。不管雷欧纳德今后何去何处,今天我以宽容待之,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注1]

“苏菲娅,你才是一个真正的光明牧师,如果圣光明教的教庭里每一个人都能做得像你一样,我们就不会与他们为敌了。”卡修斯感慨道。

“切!”乔伊卡不屑道,“别跟我瞎掰宗教的东西,《圣书》上说的话本大爷只相信一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注2]

“如果他还敢再来……”雷抬起手中的血契龙枪,“看我怎么收拾他!”

就在伙伴们交谈之际,十几个男人走了过来。

伙伴们停下了交谈,一起注意着走过来的坤布?安布斯顿和他的十二名部下。

包头市眼科医院怎么样
烟台肺科医院预约挂号
邯郸治疗卵巢炎方法
福建癫痫病医院去哪家好些
洛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