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张呈栋留洋4年如浓缩人生个别队拖时间国安

2018-12-07 18:1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翔宇报道本赛季中段,张呈栋以国安史上最高内援转会身价加盟球队。截至第29轮交战鲁能,他已代表国安出战八场,多数时间以替补身份出战。最近两轮比赛,由于国安主力右边后卫周挺受伤,张呈栋开始以边后卫的身份进入首发阵容,由前场球员改打边后卫对于张呈栋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他很好地完… 刘翔宇报道 本赛季中段,张呈栋以国安史上最高内援转会身价加盟球队。截至第29轮交战鲁能,他已代表国安出战八场,多数时间以替补身份出战。最近两轮比赛,由于国安主力右边后卫周挺受伤,张呈栋开始以边后卫的身份进入首发阵容,由前场球员改打边后卫对于张呈栋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他很好地完成了教练布置的任务。“没什么适合不适合的,现阶段能踢上球是第一位的。”谈到位置变化,张呈栋说,这份淡然和从容,跟他过去四年的经历有关,先后效力过葡乙马夫拉队、葡超莱利亚、贝拉马尔以及德乙布伦瑞克队,从葡乙到葡超,再到德乙,张呈栋说过去那四年如同一段“浓缩的人生”,“四年、四座城市、四种生活,低谷的时候打不上比赛,禁赛、骂裁判、受伤,顶峰的时候上演过帽子戏法……这四年我什么都经历了,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经历不了这么多。”张呈栋认定,回到中超,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起点。

这样的张呈栋,所体现的职业并不仅仅是在球场上。有一个片段让印象深刻:在国安的一堂训练课结束后,所有球员都离开了球场返回宿舍,训练中喝过的矿泉水瓶散落一地。张呈栋一个人走在最后,他离开球场之前,一个一个地将地上的瓶子捡起来,空瓶子扔到垃圾箱里,把没喝完的几瓶兑有补充能量冲剂的水装到一个瓶子里,带了回去。张呈栋这样的举动让人多少有些意外,但他却不以为奇,“国外球队大部分都会这么做,再说了,就算走在大街上,你也不可能将水瓶随手都扔了吧。”张呈栋自然地回答道。

他也开始更多被北京球迷认可,刚刚加盟国安之初,就有人在微博上把他的照片和香港演员张耀扬的放在了一起,众人看罢都觉得“还真的有点像”,提到“明星脸”的事,张呈栋会略显腼腆,“那都是朋友在开玩笑,炒作的……”他说。在北京,有球迷称呼张呈栋为“老张”,就像把朴成叫做“老朴”一样,其实两人都是1989年的,都还和“老”没什么关系,这样叫是多了份亲切感。虽然初来乍到,但留洋回来的张呈栋是极其开朗且职业的,这让他能很快融入国安的圈子里,和队友成为朋友,并受到京城球迷爱戴。

《足球》:国安主场和绿城一战,是你回到中超后第一次首发打满了90分钟,总体感觉如何?

张呈栋:那场比赛我踢的是右后卫,在那之前,和青岛比赛的时候我替补踢过十多分钟的右后卫。总体感觉还可以。不过由于我上一次在正式比赛中打90分钟还是去年四月份,在贝拉马尔的时候,一年多没这么打过了,所以下半时体能有些下降,两腿有些发紧,有点要抽筋,后来上去的不是很多,基本上我就以防守为主了,也挺住了。而且我这边对位的还是阿甘,教练赛前也提醒我们,之前打绿城这支队感觉他没什么,就怕他突然来一下。阿甘也是这场比赛突然打我这边了,我就会更谨慎一些。

你是什么时候得知要首发的?

挺哥受伤那天教练就让我做好准备了。那天是大量课,后来两天以恢复为主,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给我磨合,虽然之前我训练的时候一直踢这个位置,但都是在替补阵容中,和主力磨合得少,不过让我上就上吧。

斯塔诺对你提出什么要求?

他希望我插上助攻,能够注入一些活力,跑动多一些,在做好防守的同时,能够更往前。

你之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自己以前在葡萄牙时踢过边后卫,那边对于边后卫的要求和这边有什么不同吗?

我在葡萄牙临时客串过这个位置。要求没什么不一样,欧洲教练大体原则都相同。

你在赛前不知道阿甘会打你这一边?

不知道,赛前教练给我的录像也没阿甘,是汪嵩和高迪。不过既然来了就对抗呗,这倒无所谓。我和外援对抗倒还好,没什么吃亏的地方。而且整场比赛对于阿甘的防守,我个人觉得还可以。

那场比赛绿城客场1比1战平了国安,绿城的唯一进球正是阿甘在你那边打进的,你赛后看录像了吗,怎么看待那个失球?

我看了很多遍失球的录像。首先,那个球是从我那边打的,我肯定是有一些,不过他那个球确实打得不错。也有人说我当时应该贴近些,但那时候我们是在进攻,我是往边上拉开的,然后被断球、打反击,阿甘拿球的时候我是往回追的。如果是正面进攻,我肯定不会让他转身,但那个球我第一时间不敢扑得特别大,扑上去也容易被过。赛后我们几个也交流了一下,可能也是因为我刚开始踢这个位置,和他们交流得不够,那个球或许让一下,大家呼应一下,会做得更好。那个球也是赶上了,打成那样我也没什么脾气。

回国之后第一次首发,而且是在工体,你赛前紧张吗?

比赛前会想得比较多,在位置上也考虑比较多,但我这人一在场上就不紧张了。之前比这大的场面我也踢过,没什么可紧张的。我觉得经过一个冬训肯定会更好,现在顶一下应该是没问题。

自己首发的第一场球,没有赢下是否有遗憾?

国安在工体踢比赛都是希望赢的,不但要赢,而且还要踢得漂亮,要求也高,毕竟是自己的主场,而且我自己又是第一场,肯定希望能赢。最后1比1的结果,我只能说满意一半吧。

如果要给自己回国后这第一个90分钟打一个分呢?

打个65分吧。我个人觉得防守做得还可以,由于阿甘打我这边,而且我又是第一场,主教练和队友都和我说先把防守做好,进攻方面并没有展现出来。教练不是特别着急,我也不着急,我觉得会越来越好。

《足球》:如今你已经代表国安踢了八场比赛,哪一场是你比较满意的?

张呈栋:和绿城那场球踢得比较满意,还有和阿尔滨那场,当时那会儿第一场踢中超,球队情况也很好,心态也很好。后来和富力踢的时候心态有些着急,球队几个球领先之后我就想进球了,而且太想一对一过人,反而比较紧。

边后卫这个位置你适应吗?

从我加盟球队,在香河训练的时候,就把我放在边后卫位置上了,因为我们队没有一个真正的边后卫替补,教练觉得我的防守和进攻能力可以踢这个位置。我和其他几个后卫的配合还可以,但需要提高,因为训练的时候我都是在替补这一边,和主力配得少,交流也不够,对这个位置的认识毕竟和我之前踢前锋、前卫包括后腰的时候是不同的,需要靠近我这边的郎征、马季奇多带带我,多呼应一下。

你觉得你适合踢边后卫吗?

我在欧洲的时候打的位置也比较杂,在葡超那一年除了门将和中后卫没踢,其他位置都踢了,那个赛季是转型的过程,之前在葡超一直踢前锋和边锋,攻击性比较强,后来因为受伤,加上后来去那个队需要我防守比较多,打防反的,跑动面积更大一些,传接更多了,突破少了些。那一年教练也比较信任我,打的位置比较多。

我最擅长的还是前锋和边前卫,因为打得比较多。不过对我个人来说,没什么适合不适合的,现阶段能踢上球是第一位的。而且很多球员年轻的时候踢一个位置没踢出来,改了个位置反而会踢得更好。既然我能打多个位置,就多尝试一下,每个队也都需要这样的队员。

慢慢来吧,斯塔诺也和我说过,明年希望边后卫更多参与到进攻当中,他的要求就是前场打得一定要快,一脚出球,如果边路能给我更大空间的话,还是能做很多文章的,现在国际上的打法对于边后卫的要求特别高,而且好的边后卫很少,比较难买,全世界都这样。

你的转会费是国安史上在内援引进时花费最高的?

这个我不清楚,我的转会费就目前这个趋势来说应该还算是合理的。因为我当时去德国之前那个赛季打得比较好,那会儿我在德国转会上的身价就是165万欧元了,而且当时乌克兰那边的球队也开了150万的报价要买我,包括中超的其他球队也给我这样的报价。我后来去德乙就是一心想去踢德甲,想先去德乙适应一年。有人报价那么多,作为一个葡萄牙小俱乐部 ,肯定希望能挣钱,但当时人家面对150万欧元的报价没有接受,而是把我租到德乙,也不知道我随后会不会受伤、掉价,就是希望能够培养我,为我的前途着想,我还是免费租借到德乙的。所以我的经纪人当时就承诺俱乐部,如果要我回到国内踢球,不会低于150万欧元转会费,最终国安出了这个价。

你觉得中超和你之前踢过的欧洲联赛相比水平如何?

中超的节奏和德乙、葡超肯定是没法比的,那边是75分之后越来越快,像我打绿城时那种快抽筋了但还能挺住的情况,是肯定不可能出现的,尤其德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身体对抗上肯定是欧洲会更凶一些。我在对抗方面是肯定没问题的,我觉得现在我个人的问题是心理上,自信心的恢复。当时我在葡超那一年是越踢越好,踢得好教练员对你就很信任,在队里面也是游刃有余,那个赛季我踢的位置比较多,踢什么位置都觉得很自信,当时我觉得我踢国家队也没问题。后来经过德乙那一段,可以说是一段低谷,信心不会像在葡超那时候那样爆棚,要慢慢从那里走出来,心理需要一个很大的恢复。

打过这几场比赛之后,自己的信心会不会已经有所恢复了?

所有的球员都是通过比赛来增加自信心的,但就是那个球让他进得挺窝囊的。大家都知道在北京踢球会有各个方面的压力,这场踢得不好了,媒体和球迷就会去批评,不过有压力才有动力,这就是我之所以选择国安的原因,我觉得我还年轻,国安的训练质量不错,我还能有上升空间。而且经历过德乙这一年,我在看待外界声音时也会更成熟一些。

下赛季会迎来一个爆发期?

上一个间歇期在香河的时候斯塔诺找我谈过一次,当时挺哥还没受伤,他让我别着急,下个赛季会给我找个固定的位置,让我多打比赛,我也说我不着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训练,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临时让我顶。下个赛季还是把准备期做好,看教练需要我踢哪个位置,我就尽量把位置踢好。

“年底和大宝回去看看”

《足球》:你觉得中国球员更适合哪个欧洲联赛?

张呈栋:我个人觉得中国球员更适合葡萄牙,我不能说在那边很成功,也算是有了些作为,但佳一哥的角度来看就是更适合德国,就像日本、韩国球员那样,他觉得葡萄牙、西班牙更要求技术。

在国外踢了几年,回国之后,你有什么不适应的吗?

我没有什么不适应。大家都挺好,只是相处方式会与国外有些不同。在国外都是走训,更简单一些,在这边大家相处的时间更多一些。而且国安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大家都挺好,老队员对年轻队员都很照顾,给我很多帮助。

你和国安队中的几个外援应该都能直接交流吧?

是的,我和格隆说葡语,和卡努特说西班牙语,马季奇有时候会和我说点简单的德语。我德语会一点,和一哥比差很多,葡萄牙语基本没问题。所以年轻球员应该多去欧洲,语言将来也会是一个优势。

你和于大宝轨迹相同,很多人也因此更期待你的表现。

我觉得没什么可比性,每个联赛有不同的风格,就像我在葡萄牙取得成功,就不一定能在德乙成功,虽然德乙总体水平不如葡超。大宝有他自身的特点,他完全有能力踢葡超,之所以没在本菲卡踢是因为他平台太高了,我是在一个小俱乐部,起点不一样。他后来被租借到葡甲、葡乙,心理上可能会有些变化,但他的能力绝对没问题。

现在还会去关注德甲吗?

我现在有时候还会去关注布伦瑞克,前几轮有一场,他们90分钟的时候被沙尔克04绝杀了,我看的视频集锦。总体来说这个队的打法比较功利,到了德甲肯定也是不好踢。

会回欧洲去看看吗?

我年底会和大宝回去看看,我先回趟德国,去布伦瑞克俱乐部处理一些事情,然后去欧洲逛逛,去葡萄牙看看朋友。那边的朋友一直都有联系,他们也会关注我在中国的情况,也有和我开玩笑叫我回去的。

“曾经怀疑过自己”

《足球》:你觉得自己在出国之前和出国之后最大的变化有哪些?

张呈栋:出国前不太懂得什么是职业足球,也不太懂人与人之间是怎么相处,怎么尊重别人,怎么被尊重。当时在国内自己也是年轻,觉得自己是踢中超的,还是国字号,就怎么怎么样了;后来到了欧洲才发现,人们的生活是这样的,足球是这么踢的,而且不光是足球方面的,还有做人的德与行,更深刻地了解了人与人之间应该如何去互相尊重。

这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我和佳一哥沟通比较多,他是中国运动员的一个典范,不光在赛场上,包括为人处世、对待媒体,各个方面都是做得比较好的,这些都是之后年轻运动员应该学习的。

你这次回到中超选择国安是否是听了邵佳一的建议?

我之前也面临许多选择,包括回葡萄牙,或者去中超其他队。我去德国的时候一哥也给我很多意见,毕竟他是前辈,我和他一直有联系。加盟国安前他给了我一些建议,但主要还是我对国安的认知和感觉。

为什么选择回国?

首先我是为了能踢上球,我在德乙那一年不太顺利,一哥也和我聊过,不是说我没有能力,而是没赶上球队的准备期。我去得比较晚,新的环境、语言,新的朋友,这些都需要适应。我不能说我选择错了,因为这个队冲上德甲了,如果当时自己表现好,现在就会踢德甲了,肯定和现在是不一样的。但这也算是自己没把握住,各方面原因吧。这一年自己没打多少比赛,自信心各个方面都下降了很多,我希望能回来找一个队多打打比赛,而且24岁毕竟也不年轻了。当时葡超的布拉加,还有一个踢欧冠资格赛的球队都想让我去,但考虑到各个方面,我这一年没怎么踢球,回去能不能踢上不一定,我就先回来了。

有机会你还想去欧洲踢球?

这个要看个人,我如果在国安做得好了,能多打比赛展现自己,将来能有机会出去,我肯定还是想出去。另外国安也是一个比较开放的俱乐部,罗总很开明,一直都鼓励年轻人出去,这也是我考虑加盟国安的原因之一。顺其自然吧。

是不是有些不甘心?

有点不甘心,毕竟自己在一个踢得挺好的情况下,当时一心想去西甲,因为语言、文化、踢球的风格都和葡萄牙比较接近,但是西甲对非欧盟的限制比较严格,只有两个名额,另外当时我跟国家队去西班牙的时候没有打上比赛,当时很多经纪人都过去了等着看我,很遗憾我没有上,阴差阳错吧。冬歇期等了三个月,西甲俱乐部都是卖一个才会考虑引不引进新的,我当时也年轻,一心想去那边踢,于是等到了最后,也耽误了准备期。最终迫于无奈,很仓促地选择去了德乙。

你去德乙的时候,葡萄牙媒体都在惋惜,认为你应该留在葡超?

我当时想着是要去踢五大联赛,去西甲、德甲,关注度更高的联赛。现在想想,这种想法是比较年轻,像日本球员、韩国球员踢五大联赛的毕竟也是少数,不一定非得去五大联赛。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要去德乙,德乙明明是比葡超低一个级别。后来慢慢成熟了自己也会去想,不能说当时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这个队在德乙里是很高水平的,冲甲了,关键的比赛我也都踢了,对柏林赫塔、凯泽斯劳滕、科隆,大的比赛都是我踢的,整体其实还可以,可能教练觉得我的踢法太葡萄牙化了,不太适应德乙。

德乙和葡超的区别在哪里?

区别相当大,德乙的踢法有点像葡乙,更讲究节奏、拼抢、对抗,丢了球没人管你,你自己再去抢回来。葡超更要求技术,是拉丁风格的足球,要求能把球控制在自己脚底下。德乙教练就希望你打快,从第1分钟到第90分钟教练都是希望你能够在高对抗情况下,当时我确实有些不适应,有时候你控一下,教练就希望你快一些。另外,德乙训练和葡超差很多,葡超动球比较多,那边练身体比较多,毕竟那边冬天比较冷。

有没有怀疑过自己?

当时也怀疑过自己,甚至也怀疑过葡超的水平,为什么在葡超就能踢好,来这边就不行。我当时一度很低落,就很想回到国内踢球,不过那段时间过去了就都好了。当时那一步如果走对了,现在我在欧洲可能还是一个上升的趋势,后悔多少有一点。

“为后来者铺路”

《足球》:在欧洲四年,哪个城市是你最喜欢的?

张呈栋:在葡萄牙的三年都很开心,第一年在马夫拉是最开心的,踢球没有什么压力,就是踢球,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踢。在贝拉马尔那年也比较顺,在莱利亚也不错,只不过刚从替补过渡到主力的时候结果受伤了,半个赛季没比赛。

现在回头想想,那四年中什么是让你最怀念的?

最怀念的是氛围,是足球文化,对足球的了解更深了,各个方面都有提高。我和格隆也聊过,在中国足球不是第一位的,在南美、在欧洲,尤其像葡萄牙这种小国家,足球就是一切,在那里影视明星绝对不会有本菲卡、波尔图、里斯本竞技这些大俱乐部里的球星有号召力。而且我们仨 在各个俱乐部还是比较受欢迎,毕竟做过贡献,留下了不错的口碑,给后面的年轻人也铺了路,现在很多年轻球员去葡萄牙踢球,像马夫拉、贝拉马尔这些俱乐部也都问我们,有没有合适的中国球员过去踢。

现在又开始了留洋热,很多年轻球员都涌向国外,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吗?

他们既然能走,就已经成功了,我认为球员在十八九岁时候最好能出去看看,不要在乎你踢的是什么级别的比赛,要去学习、去接受。我当时踢的就是葡乙,很多人认为葡乙水平很低,但你看看这些过去的年轻球员,也不是说谁都能踢上绝对主力的,只有个别的一两个能够踢得上。

你对目前在葡萄牙的那些中国球员了解吗?

对他们了解比较少,见过一些,我还是觉得他们能够分散到各个俱乐部比较好,一定要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

以你个人经历来看,你认为中国球员在留洋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最难适应的是文化,还有自己的性格,中国球员好多事情都藏在心里,不会去表达。语言也很重要,我刚开始去的时候会说英语,但那边好多球员都不说英语。好在当时我和大宝在一起度过了四个月,有他教我能好很多,后来我就和队友多学,第三年我在阿维罗的时候是和我队友一块租的房子,我们每天在一起生活,所以我的语言也提高得很快。后来有一个91年龄段的国青的球员过去,他就不太愿意交流,葡语也不行,有些想家,遇到很多问题。

雷腾龙目前也在葡萄牙踢球,前一阵刚刚踢上比赛,你和他的交流多吗?

我们前一段时间还联系了,他那个队能力是比较强的,因为在葡萄牙只有能力强的才会有B队。我想阿雷还需要一个过程,包括语言方面也需要尽快提高。我刚去葡萄牙的时候,教练说的我根本就听不懂,训练中传球,我都不知道是传给蓝队还是红队,不知道该传给谁,得慢慢去了解教练训练的目的。阿雷需要一段时间,他的能力没问题。

“国安是一个新的起点”

《足球》:说一说在北京的生活吧,和欧洲有什么不同?

张呈栋:城市比较大,节奏很快,坐地铁的时候人比较多。我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我家是河北保定的,离北京也很近,也有一些亲戚朋友在北京,没有那种陌生感。这四年在国外待得时间长了,我也希望能够离家近一些,老人岁数都大了,欧洲人都比较重视家庭,中国人也一样。我现在在北京,爸妈想我了还能看看我,我也能经常回家看看,不像在欧洲那会儿。所以不是什么事情都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那么中国足球有什么地方是让你认为最不职业的?

个别队踢得有些功利,拖延时间的比较多,有时候尤其下半场45分钟可能都达不到25分钟,球队光为了成绩。这点国安做得比较好,不管赢还是输,教练都要求我们捡球的时候不要懈怠,在结果好的时候还要求过程,要给球迷奉献精彩的比赛。欧洲教练都这样要求,我相信之前老帕肯定也是这么要求的。

家人会来北京看你比赛吗?

我爸爸会偷偷来现场看,他都不告诉我,都是比完赛之后,我才知道他来了。

业余生活呢,如何打发?

比较简单,经常在工体那边活动,偶尔和朋友出来喝喝咖啡,也会打打台球、看看电影。

你如何看待“海归”球员这个标签?

刚回来的时候炒得挺厉害的,很多人都说你是葡萄牙回来的,应该怎么怎么样,那时候自己也挺有压力,希望能够表现得好一点,自己也因此有些着急,后来还是觉得不能太着急,按照规律一步一步走,现在好多了。

过去那四年留洋生涯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四年就像一段浓缩的人生,四年四个球队、四个城市,什么都经历了,踢葡乙、德乙、踢葡超,最辉煌的时候帽子戏法,也有踢不上球的时候,还受过伤,在贝拉马尔虽然踢得好,但却连续得过红牌,骂裁判、被禁赛……可能很多球员一辈子都没有这种经历,比较精彩吧。现在在国安,又是一个起点,重新开始。

甲醇燃烧机
钢结构厂房检测鉴定
电镀设备回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