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凤火九转 卷七十四 恶魔_1

2019-12-04 22:29: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火九转 卷七十四 恶魔

在今晚之前,“极限”对于林野来说一直都是个相当陌生且遥远的词汇。

但现在不是了。

脚下稍稍一个踉跄,林野很庆幸雨幕掩盖了自己的虚弱。仅仅十步开外的人影就已变得有些模糊,密集敲打在身上的雨珠使整个世界变的一片模糊。

“教官!”耳麦中传来呼唤,林野不用对方自报身份便分辨出了这是第三搜索组的小组长:“我们这里有发现!”

似乎所有的伤口在一瞬间便愈合了一般

,林野以完全不似伤员该有的敏捷往远处狂奔,几个气息转换之间便已来到了报告所指的地点。而首先映入他眼中的便是那辆被焚烧殆尽、只剩下焦黑骨架的机车。

“教官,就是这个。”那名小组长在敬礼的同时飞速向上司汇报着:“我们觉得这很可能就是翘哥儿当时选用的交通工具。”

“有什么发现?”林野现在所穿着的黑色作训服是进医院前在萨博班上顺手拿的,号码有些偏大。活动了一下肩膀,在别人眼睛看不见的地方,纱布与衣料摩擦了几下,林野微微皱了皱眉:“脚印?战斗痕迹?”

“雨下的实在是太大了!”小组长摇了摇头,甩出一片水花:“就是有也已经被这该死的天气全都破坏干净了!不过教官,我还是觉得判断没错,就应该以此为中心扩散搜索!”

没有回应对方,林野伸手抚上已被火舌熔炼至无比粗糙的摩托龙头。闭上眼,他似乎想要在这死物上感受到属于自己妹妹的气息,可扭曲坑洼的金属所回馈给他的只有冰冷。

令人不适的冰冷。

“教官?”

手侧等待命令的小组长将林野唤回了神。点了点头,林野在对方转身之前开口补充了一句。

“一组、三组留下搜索,二组任务不变,继续清扫宅院,机动组往前推进。”

点头应是,队伍在传令官的指挥下按照分工开始有序进行工作。林野在迈进那片漆黑茂密的灌木丛之前,最后深深看了那仿若被利斧劈斩过的隔离栅一眼,眸中盛满阴霾。

翘儿......

你在哪里?

......

......

......

暴雨仍未停歇。

人的身体拥有自我保护本能,所以在卿若兰划开自己的经脉并流出几滴血液之后,本就不深的创口处便再也无他物涌出了。用另一只手轻轻按压着伤口企图再次挤出鲜血,卿若兰仍旧放在李翘儿唇边的纤细手腕在对方本能舔舐下甚至生出了些酥麻的感觉。

“翘儿?”最起码,吸吮的动作让卿若兰可以判断出对方还活着,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侧了侧头,漆黑的外部环境让卿若兰不太好判断李翘儿此刻具体的状况:“坚持住,翘儿,我知道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姑娘,所以你一定会挺过去的!对不对?”

原意原是想要鼓励李翘儿支撑下去,即使目前卿若兰就连对方是否仍能听进自己的声音都无法肯定,但她依然还是想要这么做。但到底和李翘儿不同,从未经历过这些的卿若兰说着说着,话中的肯定之意就慢慢变成了寻求安慰的反问,似乎此刻躺倒在自己怀中的女战士还能站起来为自己劈荆斩棘一般。

雨下的更大了。

“翘儿......”既似安慰对方、又像安慰自己,自言自语了一阵的卿若兰开始有些控制不住上下眼睑拥抱彼此的欲望了。这噩梦般的一晚早已使卿若兰精疲力竭,自有生以来她从来都没有如现在般渴求过睡眠。先前被雨水打湿的薄衫紧贴在皮肤上,让卿若兰很不舒服。好看光洁的脖颈小鸡啄米般不断点着,又冷又困的卿若兰在半梦半醒间尚在喃喃低语:“我会......陪着你的,我不会离开......你的。等雨停了,我就带你去......”

话未说完,小小的土洞中便再无声响。

她也睡着了。

......

......

......

没饭吃、没水喝、没床睡,这些林野都可以接受;哪怕身为教官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待遇,这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不去伤害李翘儿,那么林野对于这个世界和行走在其间的人们拥有高到近乎圣人般的宽容。宽容到何种程度?就好比如果有一位陌生人在大街上毫无缘由的给了他一巴掌,他也未必会还手,而会选择默默走开。

面对暴雨,林野从未害怕过,大自然的威能是上天所给予的最好锤炼;身负伤痛,林野从未退缩过,无法避免的事情那就学会坦然接受。沉默、不争,这便是林野的处事原则。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有着一个决不允许触摸、践踏的前提,那就是他那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的妹妹,李翘儿。

冒犯林野的逆鳞会遭到何种打击,前段时间的狂三已经在八角笼中为所有人做出了完美示范。

升腾的烈焰并未因瓢泼雨势而稍减。事实上正相反,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林野心中那骇人的悸动开始变得愈发难以控制。自被安格在面前一脚踏凹和尚的心窝之时起,林野便真切感觉到自己身上产生了一些变化,一些完全有别于以往的变化。

一种说不上具体哪里不同,但却实实在在的矛盾感。

“......”一道拖痕吸引了林野的注意力。许是因为这一片空地上方枝叶犹未茂盛的关系,所以步伐怪异的两道脚印还尚未从泥土上完全消失。俯下身,林野仅从这点线索中便推断出了这些印痕主人的数量、并得出了其中一人已经无法行动的结论。重新站起,林野顺着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稀薄的泥痕往前,心跳声响如战鼓。

不要有事。

印记进入了一方低矮的土洞。林野甚至不用弯腰便已经看到了那双几乎伸出洞口的、一动不动的、星火特制的黑色小牛皮靴。

尺码与自己的妹妹一般无二。

心脏仿佛都停顿了,林野猛然间甚至生出了转身逃跑的念头。强迫自己定在原地,直到林野命令了超过三次以后,身体才做出了反应,蹲了下来。

而他看到的第一个画面,便是昏睡的卿若兰怀中几无生息、左眼处纹绣着一朵刺目血花的李翘儿。

呲拉!

那盘旋在雨云中的空气粒子终是在不断加剧的互相摩擦中炸响了,银色的雷蛇一瞬间将整个下界映照的亮如白昼,仿佛世间再无魑魅魍魉的栖身之所。而与此同时,在这方无人知晓的、小小的角落,一头真正的恶魔踏上了人间。

伴随着蛋壳碎裂的声响。

喀。

湖南省财贸医院怎么样
云岩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东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山东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