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采个娘子来养家 092 五香茶叶蛋

2020-01-16 21:24: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092 五香茶叶蛋

李家三妞腊梅,自打生下来就每日被人说“听我的”,“叫你听话你耳朵聋了?”可从没有人问过她自己的意见。

哪怕这意见很只是要拿鸭蛋怎么办这样的小事,也从来没有过。

腊梅一时被百合问住,嗫嚅两下:“大姐,你问我干啥啊,我又不顶事。”

百合看着她:“我就要问你讨个主意,你快想!”

许多人不是自己没主意,是从来没有人在乎她的想法,她便真以为自己没了想法。百合就是将来养闺女都不可能一手操办所有事情,更何况如今是养妹子,更不能叫妹子事事听自己的。

万事听别人的,说好听就脾气好、温顺,说难听点就是没有丝毫主见,哪怕自身遭遇不幸也只晓得哭天喊地,只会去怨恨别人如何不帮她。

自己有主意的人,才晓得如何自救,困难永远也压不跨她。

被大姐目光灼灼地盯着,腊梅躲都躲不开,又一想,哪怕是自己说错了,大姐那样有主意的人,定不会听自己的。

她一咬牙:“鸭蛋寻常都做咸鸭蛋的。”

“那就做成咸鸭蛋。”百合一笑。

腊梅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大姐当真听她的!

“大姐,我别听我的”

百合道:“我觉得你这主意不错,咸鸭蛋又能放又好吃,为啥不做?就是做不好,主意是你出的,我还找你就是。”

一听这话腊梅更慌,恨不得立时蜷起来找个角落把自己塞进去了事。百合看着她的模样,就想起自己穿越过来之前的大妞,她也是这样,一点决定不敢做,一点错误不敢承担。

“你不试试,咋知道是对是错?就是错了我找你,还能吃了你不成?将来你自己顶门立户,难道还像如今这样,别人说啥就是啥,你一点主不做?”

腊梅小声说:“将来我自然听的。”

她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百合一时没听清,“你听谁的?”

腊梅红着脸:“将来听家里汉子的。”

百合简直没给她这句话气笑,大声道:“要是你汉子像咱爹那样也是个没主意的你咋办?要是你汉子像郭水成一样是个脏心烂肺的你咋办?”

“全听汉子的,汉子一翻脸,你连北都找不到!”百合气哼哼地说。

腊梅又是羞窘又是惊讶,她完全没想到大姐竟会说出这样一番道理,不由地瞪大眼疑惑道:“姐,你不是听姐夫的?”

在宋家,是宋好年听百合的。百合得意地想了想,自家情形不同,将来腊梅若是如自己一般,怕也难过安生日子,只得语重心长道:“这夫妻过日子,要的是有商有量,全听一个人的必然不成。就譬如我和你姐夫,要是他不高兴我

去集上卖东西,又或是我不乐意他进山打猎,你说这日子能过好吗?”

腊梅一时听住,她虽没多少见识,眼睛却是亮的,晓得自己看。她最熟悉的人里头,李篾匠和朱氏是不能学的,大姐和姐夫倒是不错,不用多想腊梅就知道该学谁。

只是腊梅深深地觉得自己蠢笨,“姐,我又不像你这样伶俐,哪里学得会?”“过日子的诀窍就那些个,你日日跟着我学,哪里有学不会的?”百合一听就晓得腊梅已经有意改变自己,只是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不要你有多伶俐,时时想着自己要能做主、敢做主,走正道,能担

,就是个顶顶厉害的小娘子啦!”

腊梅眼中泛起异彩涟涟,“我、我也能变成你这样?”

叫她变成大姐这样,她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百合趁热打铁:“那你说说,这鸭蛋到底要咋处置?”说大道理简单,听道理更简单,要如何把道理用到寻常日子上,是要花功夫的。

这回腊梅没急着回答,她仔细想了想,才慢慢说:“还是先不做咸鸭蛋,如今天儿还热哩,蛋又少,不划算。这些个鸭蛋先留着,等存得多了,再一次性做成咸鸭蛋。”

一开始她还打磕巴,后头见百合不住点头,她越说越顺,心里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我李腊梅,也是能给自己做主的人啦!

百合笑着说:“你看,你这样不是很好嘛!”她又挑出一点小毛病,“节省是好事,可也不要太省亏着自己,咱们呐,先做几个茶叶蛋尝尝鲜。”

自从家养的母鸡开始生蛋,百合就常有鸡蛋吃。

炒着吃,煎着吃,囫囵煮着吃,煮甜咸二色荷包蛋,打散蒸个鸡蛋羹,又或是摊鸡蛋饼她能翻出无数个好吃的花样来。

唯独五香茶叶蛋用料费,做起来也麻烦,她还一次都没做过,恰好鸡蛋、鸭蛋都能做茶叶蛋,她又兴起了新想头。腊梅还从没听说过茶叶蛋,乡下地方人喝茶有两种法子,头一种直接拿开水冲泡次一种则是把粗茶叶在清油里头炒一下,和一块猪肉、干艾叶、炒面在一起煮成油茶,油茶配馒头或是黄米窝窝头,

能当饭吃。

茶叶不难买到,百合家中本就有待客用的茶叶,煮茶叶蛋用粗茶就行,她又叫腊梅去店里称二两顶粗的大叶茶,再去药店买点香料。

起锅煮上十多个鸡蛋鸭蛋,鸭蛋比鸡蛋耐煮,便要早下进水里多煮一会儿,估摸着差不多蛋黄刚刚凝固,就把蛋捞出来放进冰凉的井水中过一下,这样能使蛋壳和蛋白分离。这时候腊梅也带着两个油纸包回来了,百合捏一撮茶叶,约莫有二钱的样子,再加上八角、桂皮、花椒粒、生姜片、香叶,全部用清水冲一下下锅煮,再倒进二两秋油、撒一把白糖,茶汤就变成了散

发着中药香气的深黑色。

拿一把勺子轻轻敲打冷水盆里的鸡蛋,使它们表面裂开细纹,又不至于碎裂得太厉害、蛋壳掉落的程度,鸡蛋放进茶汤里煮两刻钟,之后离火,让五香茶汤泡着鸡蛋。

百合随手挑出来一个剥开,最外层蛋白已经沾染上褐色,但里头依旧白嫩,整个鸡蛋有一股说不出的幽香。

姊妹两个一人一半,腊梅尝了一口就开始叫好。百合道:“这还不是最好吃的时候,在料里头泡一晚上,明儿才入味哩。”

腊梅默默把配料和做法都记在心里,一抬头见百合似笑非笑看着她,有些脸红:“姐,咋了?”

百合又开始考腊梅:“这些个茶叶蛋咱俩可吃不完,你且说说要咋办。”

腊梅苦着脸:“姐,你放过我成不成?”

百合铁石心肠:“我好心教你过日子,你倒不领情,快想想,你要咋办?”

腊梅顿时觉得这茶叶蛋不是那么好吃的,她大姐看着温和,实际上比娘还可怕!毕竟在娘眼前只要缩起来不碍事就好,大姐可不管你想藏多深,她都要把你挖出来,逼着你回答她的问题。

“姐,给二姐送几个去吧。”腊梅试探着说。

“行啊,那明天你给迎春送去。”百合有两个妹子,不好厚此薄彼。

人多半都同情弱者,迎春、腊梅比起来,腊梅自然是弱的那一个,她把三妞拢在自己身边,迎春难免感到凄凉,越是这样,就越要多亲近迎春,免得她存下心事,和姊妹们产生嫌隙。

接连两次得到肯定,腊梅滋生出一点从未有过的自信心,她开始觉得,自己也是能做些事情的,并不是像娘说的那样,只晓得白吃白喝,啥都不会。

晚上睡在自己的床铺上,她甚至还盘算,明儿去见二姐,要穿啥样的衣服,辫子要扎成啥样,要如何进门,如何说话

腊梅想得很好,第二天一早,吃小米稀饭配茶叶蛋,泡了一晚上的五香茶叶蛋确实香得不得了,蛋香、茶香结合得恰到好处,秋油的咸和白糖微甜带来的鲜更是让人回味无穷。腊梅一边吃饭,一边期待等下子去见迎春。迎春性子像朱氏,腊梅原本挺害怕她,但上回朱氏要卖掉她,迎春听说后替她说了公道话,腊梅感激在心,倒认迎春是个好人,对这个二姐也有那么几分亲

近。

再说,本就是一道长大的亲姊妹,便是疏远,又能疏远到哪里去?

不过百合一张嘴,腊梅就傻眼了:“等下你自己去找迎春,把茶叶蛋给她带上,要是升大娘问你咋做的,别藏私,一五一十告诉她。”

腊梅仿佛听见自己上下牙打架的声音:如今叫她一个人出门是行的,但一个人敲开柳府的门去寻迎春,她觉得自己做不到。

况且不光要和门房、迎春说话,还有在柳府在镇上都很有势力的升大娘,腊梅只要一想到升大娘的红脸膛、厚嘴唇,就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她吃掉。

升大娘是啥人,她是啥人,她哪有资格跟升大娘说话?

“姐,你不带我去啊?”

百合道:“我有别的事情,你自己去。”腊梅也不小了,再一味放纵她这样胆小下去,百合生怕她将来吃亏。柳府的门房、升大娘都是见过腊梅的,她好好上门去,应当不会出啥问题。

梧州市工人医院预约挂号
嘉峪关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牛皮癣治疗费用
江苏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烟台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