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怒剑龙吟 第三百三十七章 错已铸成

2020-01-16 21:1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三百三十七章 错已铸成

各位双节乐……什么,还是单身?那么就明年争取可以两人过,论男女,只要自己开心就行,n_n哈哈~

那名首领追问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上来就下如此杀手?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才对。看你刚才与那名同行女子间的样子,不应该是个好杀之人,为何突然间回来袭击我们?”

“哼,难道你们是第一天混江湖吗?既然手上沾过血,那么早就已有取死之道,还啰嗦什么?”风韧神情中浮现出一丝鄙夷,斜在一侧的皇龙剑罡刃上金光继续凝聚,蓄势待发。

“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从出道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注定会不得善终。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又怎么可能有安宁之时。阁下修为精湛,我自问是有所不如。不过可否让我们死得明白,究竟是谁来寻仇?”

风韧狞笑道:“我和你们却是仇,不过,你们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是冥狱之人。我早已在心中发誓,对于冥狱之人,见一个,杀一个!虽然你带着手套,可是我对于冥狱之人在手背上的刺青图案再熟悉不过了,就算只看到一点边缘同样可以认出,别想抵赖。”

谁知,那名首领听到后脸色怪异一变,他当着风韧的面迅速脱去了自己右手的手套,只见在那手背上确实拥有一个环形烈焰骷髅状刺青,不过加显眼的却是两道从图案上交叉划过的疤痕,将刺青一分为四。那疤痕看样子有些年份了,结成深褐色厚厚的两道,想必当初的伤可不轻。

“这是十年前我自己用刀划的,很痛,是刻骨铭心。本身,我觉得从那时起就和冥狱彻底一刀两断了,谁知今天还是遇到了相应的惩戒。不过,也该。当年我们这些人的罪孽,死上几十遍也不能偿还干净。现在,你愿意听我说个故事吗?”首领伸着手缓缓走进风韧,完没有想要再战之意。

风韧顿时一愣,手中皇龙剑罡失去真气注入,迅速消散,他不可思议地望着逐渐靠近的那名首领,浑身微微颤抖,一个想法已然在脑海中成型:这些人,早已经自己退出了冥狱。而且,很是干脆。

杀错人了吗?

不,他们曾经是冥狱之人,那么就有取死之道。

也不对,既然已经迷途知返,那么我又有什么权力去滥杀他们呢?

两个截然相反的念头在风韧脑海中不断碰撞着,他突然捂着自己的脑袋发出一阵惨叫,背后八翼猛然展现一扇,整个人有些椅不稳地冲入空中,飞离去。

见状,那名首领神色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将手套重戴好,而后招呼着另外两名同伴说道:“今天他们两人的仇,同样记在冥狱身上,与那人关,知道吗?”

两人一同点头,没有丝毫迟疑。好像……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做法。

……

树下,顾雅音还在逗着肩上的虫虫玩耍,虽然她不能动,不过好在那个小家伙听得懂人话,在她吩咐下做着各种滑稽动作,很是搞笑。

不过当听到一个有些怪异的声音从远处空中传来之时,顾雅音止住了笑容,劲地扭头一望,只可惜这里的树木太过茂盛,再加上又是坐在地上力起身,完看不清远处的情景。而虫虫也是做出了一个远眺的姿势,只是不知道它究竟看到了些什么。

没过多久,一道带着赤金两色混杂光焰的身影呈弧线形从空中陨落坠地,摩擦时空气产生的高温与光焰一起将周围的树木瞬间燃烧为灰烬,颤抖的身躯在地面上拖拽出一条焦黑色痕迹,弥漫着丝丝烟雾。

只见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趴在地面之上,衣袍边缘处部泛起一圈焦黑与凝缩,扣入泥土中的十指还在微微颤抖着。突然,他又仰头一声惨叫,零乱的长发扬起,洒在肩头。

顾雅音惊呼了一声,已然认出来者便是风韧,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竟然变成了这样。她心里很清楚,要是单单凭借着之前所见过的那五人之力,论如何也不可能将风韧如此重创。

比起顾雅音活动不便只能在远处挣扎着身躯却法前进,虫虫“嗖”的一声就立即跃到了风韧背上,一圈圈温暖的淡金色光芒从它细长的身躯各处泛起,在自身微微悬浮上升中缓缓注入到风韧体内,尽力缓和着他体内紊乱的内劲。

“风韧,你这是怎么了?伤得究竟重不重?”顾雅音焦急地问道,奈何自己却只能在一边旁观,法亲自前去检查现状。

可惜此刻的风韧根本法开口回答顾雅音,依旧是撕心裂肺般吼叫不止,沾着少许泥土的双手猛然抬起,抱着自己的脑袋不断椅,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痛楚,纵使是有着虫虫那纯粹的极致之光属性帮忙治愈,也多少有些济于事。

“没用的,这是心里的创伤,靠外力根本法治愈。真是麻烦,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心理防线在这种时刻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破碎。”

道哥的声音浮现在顾雅音的脑海中,由于此处实在是法借助他人之手,再加上二人也曾经合作过,还算得上能够相信。

而且,顾雅音也并没有将道哥存在的事透露出去,即使是对灵依娴也选择了保密。她知道这个恐怕是风韧大的秘密,自己必须帮忙守住。至于原因是什么,顾雅音自己也不清楚。

当听到那个还算得上熟悉的声音再度出现的时候,不知为何,顾雅音没有丝毫的诧异与惊奇,反倒是心中涌起了一阵欣喜,连忙问道:“又是你?点,这次该怎么做才能够帮得了风韧?”

道哥顿时调侃道:“这么关心他?老实交代,是不是……”

“再敢废话的话,我就不管了!”顾雅音立即回道。

“行行行……不过我之前说了,其实这一次,他伤到的是内心,不是外创,所以我们恐怕做不了什么。再加上你现在的样子,也动不了。”

道哥的话让顾雅音听得觉得和没说一样,不由心中是焦急。

“那你倒说说,我们能做的又有哪些?”

道哥叹了口气道:“顺其自然吧。不过现在,还是先稳住状态为好。”

话音未落之时,风韧浑身突然如同抽搐般一颤,整个人随即软绵绵地倒下。虫虫也是一愣,不过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依旧在半空中摇动着小尾巴,洒下一片片淡金色光芒,继续起着平定内息的作用。

顾雅音一惊:“你做了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高瘦的身影赫然在她面前浮现,半透明的身躯隐隐有着一股虚的飘渺之意,然而也能够看得清楚貌。深紫色的华丽长发直到腰间,俊俏的面容上五官秀气,泛着一股一样的妖异。

“只不过和之前他对你做的一样,从后颈处直接切打神经,致使瞬时昏迷。”

看着道哥现出的真身,漂亮得堪比女人,顾雅音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了一股嫉妒之意,她不曾想到时间上竟然还会拥有着这样的男人。

看到顾雅音的神情,道哥很是骚包地挠了挠自己的长发笑道:“怎么样,你也折服在哥的帅气之下了吗?”

“滚!”

顾雅音的回复很是直截了当,甚至有些赌气地将头撇到一边,又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打晕就行了吗?难不成苏醒后就能够恢复常态了?”

道哥摇了摇头:“如果真有那么容易,就好办了。我此次选择以真身和你相见,为的就是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哦?那么你就这么放心我不会把你的存在抖出去?”顾雅音反问道。

道哥很是肯定地说道:“不可能。要不然的话,你上次就泄密了,需等到现在。实话告诉你吧,你这种类型的女人我曾经见过,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人总是会各种捉弄,但是也同时会为他保密一切。那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没想到竟然出现在你们两个身上。”

“是吗?别扯那些没用的,说说怎么办才能够救风韧这次吧。”顾雅音没有去反驳道哥的观点,将话题重回到了风韧身上。

“心补须心药医。风韧看上去平日里很是强硬,实际上我很清楚,他的内心其实挺软弱的,那一切都是迫不得已下装出来的。他本性温顺,奈何却卷入了数血腥残酷的纷争之中,也不得不如此做以保自己。这一路上,也不知道多少次忍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与痛苦,可是都选择了自己默默承受,或是在与朋友间嬉戏之时趁机发泄……”道哥说个不停,而顾雅音也是听得似懂非懂。

“而这一次,他的心理创伤并非来自外界,而是自身。你该依稀知道,风韧与冥狱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那是因为大约一年半前,他族上下数百人一生还。从那个时候,他心中的憎恶已然种下。”

听到这里,顾雅音疑惑道:“你的意思是,他在仇恨中越陷越深,于是才有这一次的变故?”

道哥点头道:“是啊。风韧曾经心里发誓,要杀光所有冥狱之人。虽说他在复仇的道路上还算恰当地控制着自己的杀意,并没有丧失理智而变得不可理喻,沦为只为仇恨而生的行尸走肉。然而也正因如此,他比谁都加注重夺取对手性命之时的愧疚感。其实,修为达到界级之上的,又有几个人手上没有些血债?可惜,他就是这样一个有些柔弱,有些同情心泛滥,有些小善良的矛盾之人,不够稳重。”

冰雪聪明的顾雅音听出了些什么,神色微变,有匈疑地开口问道:“难不成是由于他所杀的那些人也存在着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以至于下手后追悔莫及?”

“不错,就这是这样。其实我知道,如果可以选择,风韧他奈如何也不会选择抬起那柄杀戮之剑,他所做的,都是为了守护身边之人不遭伤害。而这一次,却由于在不明缘由下错杀他人,他的心底防线,崩溃了……”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合肥长淮医院好吗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咨询电话
包头治癫痫病医院
怀化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汕头哪家医院看男科比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