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青春战士中国战士的寻爱之旅

2019-10-09 22:2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春战士》:中国战士的寻爱之旅

  青春躁动期的战士离开了枯燥的军营,踏上了漫漫寻爱之旅,从丹东至乌鲁木齐,穿越戈壁沙漠,行至昆仑山下的且末古国,他接触了孕妇、村姑、演员、护士,他与她们发生了形形色色的故事,最后,他找到真爱了么? 作者创作谈: 退休了,才知道络是个好东西。

  青春躁动期的战士离开了枯燥的军营,踏上了漫漫寻爱之旅,从丹东至乌鲁木齐,穿越戈壁沙漠,行至昆仑山下的且末古国,他接触了孕妇、村姑、演员、护士,他与她们发生了形形色色的故事,最后,他找到真爱了么?

  作者创作谈:

  退休了,才知道络是个好东西。

  只要交足了包年包月的资费,打开站,成千上万的信息就会扑面而来。虽然有不少是垃圾信息,但是对于还原为老百姓的退休者,依然可以满足自己看这世界上发生些什么事情的要求。一些名人攻击、谴责络,主要是他们的信息渠道太多,报纸啊、简报啊,文件啊,情妇短信啊等等。因为信息量对于他们的需要是足够的。所以他们不需要络,也就眜了良心咒骂络,对于我等民众,络无疑是伟大的、不可缺少的东西。

  人退休了为什么会感到失落呢?我以为主要是人气指数发生了变化。在位或者在职时,天天要接触大量的人,这些人中有热情洋溢的朋友,有刻骨仇恨的敌人,也有时刻觊觎你地位的同事,不管他们是谁?他们总能满足我们社会交往的需要,使我们能够让自己的大脑和手脚时刻为他们而劳碌着,可是一退休,这些人就突然不见了。最先消失的是那些所谓朋友。过去虽然曾经山盟海誓,哥们儿义气,一旦你没有了权力,成为退休者,他们是消失的最快的,有的投了新主子,有的投新朋友,有的甚至投向了你的对立面,而你面对的人,只有一张不再年轻漂亮的老婆的脸,她一天到晚唠唠叨叨,数落你的这不是,那不是。让你本来就失落的心情更加烦燥不安。

  可是,络的发明,QQ的出现,就让这个问题迎刃而解。只要申请了QQ号,就有不少异性申请加你为好友。这种申请只是纯粹的申请,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彼此聊起天来也就无拘无束。除了遇到骗子,要你汇款或者提供身份证号、银行帐号,一般来说总可以聊上几天,这样,你的不安,你的烦闷,就有了一个虚拟的倾诉对象。让你这个原本寂廖的退休者会觉得自己还有这么多朋友。

  当然,QQ也像是短信一样,自从发明就被人看成是搞婚外恋的手段和工具。说起来,这都是我们的下一代时髦造成的。QQ本来是通讯工具或者交流手段,它可以让我们与远方的亲人在无法近距离接近的情况下看到对方的一切。可是,也有人专门用来勾引异性,聊些性的话题。这就像避孕套的发明一样,一方面它提高了生活质量,避免了不情愿的生育;另一方面也为一些风流男女交媾不落痕迹提供了条件。凡事都有两面性。总的来说,QQ是个好东西,络是个好东西。它之所以好,就是它给人们的生活,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精神生活提供了更多的快乐源泉。

  自从我申请了QQ帐号,自然也有不少朋友加了我。什么人都有,说什么话的都有。人人都知道的。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对于一个毕生以写作为快乐的我,竟然遇到了很好的,让我那些创作之后愁于发表不了的作品得以发表甚至得以出版,而且还拿到了不少的稿酬。这样,就让我这个一度灰心丧气的老家伙看到了生活的一丝曙光。原来,我一想到出版社那些盛气凌人的,一看到那些千篇一律的退稿信,就以为今生的写作将以失败告终了呢!

  于是,天天痴迷于写作的我就有了一个企盼,盼望遇到好的,能够让我那些终年不见天日的稿件能够与读者见面。

  这一天,终于盼来了一位。她是个女孩子,名自称小雨。她是看了我的空间发表的小说才加了我,问这部作品的创作情况,并希望我为她的站创作作品。我是个老官场,不了解现在的社会,只了解官场的纷争,我说写什么呢?我只能写官场题材。她说,官场题材太滥了。你定一部言情小说如何?我说我都是老头子了,写什么言情小说?现在的言情小说说到底就是huang色小说的代名词。你以为我老头子能写那些婚外恋,一ye情的乱事呢?我可没那方面的生活经历。

  恋爱你总谈过吧?她说。

  那当然。我说:一个男人不谈恋爱怎么结婚?不结婚怎么能正常生活到今天?

  那就写你的恋爱经历,恋爱自传。她不容置疑的说。

  算了吧!我说,现在的言情,不是总裁与秘书,就是富豪与二奶,即使青年人恋爱,也基本等于床爱。我们那年代的纯粹轻爱,早就被你们年轻人抛弃了。就算是写出来,观念也是旧的,不可能有新意。另外,我们那里的恋爱,尽管纯洁,认真,却也是曲折的。现在喜欢快节奏情节作品的年轻人,谁还读那些沉闷的东西?

  我不这么看。她谈了另一种看法,正因为现在乱,人们才追求纯真的东西,正因为现在此类作品都一窝蜂似的写总裁小秘、富豪二奶,所以你们那时对情感的执着才有可读性。先说说你恋爱的大致情况,我听听行不行?

  行啊。对方的鼓励一下子撩起了我的写作兴致,我就急不可待地表白起来:我这个人,一生碌碌无为,没干成什么大事,就是恋爱生活,在那个年代,还算是有可圈可点之处吧!

  请简要介绍一下故事梗概,好不好?

  嗯我就展开了基本情节的想像: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位从山东农村入伍的战士,看看在部队提干无望,他想趁探亲假,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

  探亲结婚,有点儿落了俗套。她批评道。

  可是,他在路上,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女人。

  各种各样?都是美女吗?

  不都是。

  那,都是些什么?

  有孕妇、有村姑、有女演员、有女护士、女教师,女巫师,还有

  还有什么?

  女间谍。

  女间谍?

  别怕,就是当时所谓的苏修女特务我解释了一下。

  啊,这个战士与她们全都有染?她猜测道。

  要是那样,就不是七十年代了。我严肃地告诉她:那个年代,谈恋爱属于腐化坠落,上床属于犯通奸罪。谈恋爱,搞对象,只能危襟正坐地谈,或者写些思念的信件。可不像今天卿卿我我,花前月下那么浪漫,那么潇洒随意

  嗯,算是个多角恋爱故事吧?她想像道。

  也不完全是。我告诉她:主人公忠于感情,不是个杯水主义者。

  过程有趣吗?

  不太有趣,倒是很艰辛。我说,为了一份爱,主人公从中国的东部边陲城市丹东出发,一直追到最西端的乌鲁木齐,继而又南行,越过戈壁滩、大沙漠,深入不毛之地,来到昆仑山脚下的且末古城

  其中一定美丽的维吾尔姑娘吧?

  有。她的名字叫阿瓦古丽。

  嗯,够久远,够浪漫你就试着写写吧!

  如果你不怕占据你们站的内存,如果你不怕点击率低,订阅量小,我就写写试试。

  那就开始,从明天起,我开始关注你这一部旷世奇恋之作。

  好,如果那儿不对路子,请随时指正。

  我会的。她说。

  于是,这部书就这么开始了。

  (:冷得像风)

大数据
民生新闻
房产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