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七百五十章_a

2020-01-17 01:49: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七百五十章

被亲生父亲否定,等于被宣判他再不能竞选穆家下任家主之位。穆俊杰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恼啊,白马佛,清河僧,龙马佛,酒仙佛,你们都有。”穆俊杰忽然觉得自己貌似存在过的主角光环不见了。

砰!砰砰砰!穆俊杰挥动他的拳头,砸向仙府的墙壁。然而墙壁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将穆俊杰的拳劲都给化去了。

“可恶,可恶,你也想背叛我。”穆俊杰冲着墙壁吼道。来三都灵山之前,他意气风发,与佛国最负盛名的酒仙佛、龙马佛结伴而行,三人的基情滔天,不可一世。如今,形势逆转,酒仙佛与龙马佛仍然高高在上,傲慢无比,真个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可穆俊杰则不同了,他被生父扔到了鬼甲府的仙府之中,像是丧家犬,腿骨也折断了,颅骨也多了一个血窟窿。

“年轻人,你渴望力量吗。”遽然间,一道神秘的声音响起。

“谁,是谁!我都这个样了,你们还想戏耍我。真想要我的命吗。”穆俊杰悲哀道。

“小伙子,你是不是对人生感到怀疑。吃饭饭不香,Gao基,基友抛弃你了。”那道声音再度响起。

穆俊杰挣扎着站起,消耗所剩无几的巫力,恢复他的腿骨。他每动一下,就像是有人用锤子猛击他的后背,随时会栽倒在地。饶是如此,穆俊杰也不愿意跪着。“我宁愿站着生

,也不愿跪着死。”他道。

“你不但跪在清河僧面前,还跪在酒仙佛、龙马佛、白马佛面前,甚至是三都灵山的小佛、菩萨,他们也都瞧不起你。穆俊杰,告?吾,这就是你期待的结果吗。”

“你究竟是谁,若能帮我,我自会心怀感激,你如果想取笑我,来啊,我已是落水狗,谁能用木杖击我狗头。”穆俊杰冷冷道,他双目忽地阖上,等待对方的取笑,无所谓了,一切都无所谓了。他与酒仙佛、龙马佛再无Gao基的可能,哪怕是回到穆家,他在族中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只会遭尽别人的白眼。

“呵呵。”仙府的墙壁之中,那道声音再次响彻,“穆俊杰,吾可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经历的一切,吾感同身受。比如说,你现在想去死。”

“你尽尽管笑我,什么都不重要了。”穆俊杰心如死灰。

嗡!

蓦地,仙府的墙壁,迸发出一团祥光,而墙也如镜子一般,赫然照出穆俊杰的身影。“看啊,这就是现在的你,毫无斗志。和半个时辰前的你,分明是两个人。”墙壁之中,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轰隆。

穆俊杰的虎躯遽地一震,灵识再度澄净,消散的基气也涌了出来,“不,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要Gao基,我要与佛国最有名的佛称基道友,我还要让所有的巫族都拜在我的脚下,时时向我跪拜。”

“好。”墙壁之中,传出一声?叹。“你是被选中的人啊。汝父穆人毒,他老了,不行了,不能继承鬼甲府。你才是完美的继承人,当享有无尽的荣耀,诸佛都该被你踩在脚下。就是三都灵山的主人来了,他也得伏倒在地,并且用他的手去捧汝之脚。”

“这……”

听到墙壁里的人道出惊世骇俗的话,穆俊杰听了也是惶恐不已。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和亲生父亲穆人毒相比。

穆人毒号称是穆家千百年来最杰出的天才,因为他修炼成功了“仙鸿路”神通,更是将鬼甲府置于掌心,使其无法背叛他。“等等,鬼甲府!”穆俊杰心惊道,“器灵,难道仙府墙壁里人是鬼甲府的器灵。”念及这里,蹬蹬蹬,穆俊杰向后退去。“你,你难道真的是仙府的器灵,否则你怎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哈哈哈!”

墙壁之中,旋又传递出一声声大笑,而仙府之中,祥瑞缤纷,紫气东来,仙花飘舞。“小子,你终于知道吾是谁了,不错,有些眼力。如果你再不能识得吾的真实身份,吾还想着将你吃掉,骨头随便扔到仙府的角落里,几十年之后,你只会成为尘埃,谁也记不得你。”

“前辈,请受我一拜。”穆俊杰喜道,砰的一声,他还真的跪了下去。什么站着生,都是废话,休要再提。能提升自身的修为,获得天大的机缘,这才是正途,王道,天道。

“小子,你还算有眼色,不像汝父,他入不得吾之法眼,所以他此生郁郁不得志。在外人看来,他无比风光,可在吾看来,他不过是徒有虚名。穆人毒修炼的县仙鸿路神通是速成的,而非完整版。可惜,又有几人知道真正的仙鸿路。”鬼甲府的器灵叹息道。

“前辈,你一定知道真正的仙鸿路神通。”穆俊杰笑道,“所以你才故意说给我他听的,是不是,前辈。”穆人毒的儿子,他的脑袋像是开过光,比之前聪明多了。

我现在还不敢确定他就是鬼甲府的器灵,如果他真是的,而又修炼了穆家的仙鸿路大神通,可为何还被困在仙府的墙壁之中,穆俊杰当然不敢全信。

“小伙子,你担心吾会骗你。”墙壁之中,神秘人的声音传出,“不会的,吾是好人,百世好人。小伙子,遇到吾这样的好人,是你今生最大的幸福。吾会赐予你无尽的荣耀。”

轰嗡!

仙府之中,灵气遽地一震,将周围的一切都给绞碎了。而穆俊杰也跪倒在地,像是失了魂似的。

小东西,你完了。墙壁之中,鬼甲府的器灵冷笑道,它的本体是一绳索,只是绳索上有无数眼睛,都洞悉人的心灵,望穿人的灵魂。“你父亲穆人毒真是好狠的心肠,他不肯进入鬼甲府,却拿你当试验品。他的良苦用心,吾怎好拒绝。”鬼甲府的器灵笑道。

在高墙的内部,有一截树干,散发着无尽的生机,赫然是佛国的神树,碧慈树的树干。

碧慈树要比黑耳木更为悠久,在传说之中,碧慈树诞生于佛国之前。可久远之前,碧慈树已经从佛国销声匿迹,很多佛国之人甚至不承认它存活过,只当是无稽之谈。

如今,鬼甲府的器灵,那道长绳,它缠在碧慈树的树干之上,像是一条长绳,盯着猎物,随时都会给予猎物致命一击。刷刷刷,刷刷刷,碧慈树的树干,遽地迸射无数道绿色的光束,像是要劈开高墙的内部世界,直达墙外。可都是徒劳的,包括碧慈树的树干以及鬼甲府的器灵,它们都离不开这面墙。

轰!

高墙的内部世界,忽然有一道颤幌幌的佛光从高天劈下,将这片荒凉的空间都给照亮了。噗!噗!噗!鬼甲府的器灵,它有数千双眼睛在瞬间炸开,化为一团血雾,随后被金色的佛光给蒸发掉了,相当可怕。“三无佛,你困不住吾的,困不住的。”鬼甲府的器灵冲天咆哮,声如仙雷炸开。

几在瞬间,碧慈树的树干也飞出十万道长藤,飕飕飕,像是绿蛇在飞窜。吞噬,长藤在吞噬佛王,可它们吃掉佛光之后,并不能将其炼化,反而炸开,与佛光一起湮灭。

三无佛,号称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更无将来。整个佛国,甚至是最古老的佛王,也不知道三无佛的来历。

如今,鬼甲府的器灵竟然说它被三无佛封印在仙府的高墙之内,不得逃出。着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然而,高墙外,穆俊杰神情恍惚,像是半死不活的人。这也不能怪他,因为穆俊杰的魂魄都被鬼甲府的器灵给摘走了一部分。这样,它才能更好的控制穆俊杰。

“基乐世界,大悲无慈。”忽然,鬼甲府的仙府之中,有震铄数万里方圆的佛声响起,赫然是三无佛的声音。

嗡。

一团淡金色的佛光涌起,在佛光之中,三无佛将手一抬,啵的一声,佛光炸开,接着一条仙路铺开,贯穿高墙,撞向碧慈树的树干。

当!

仙路与碧慈树的树干相碰的刹那,金铁相击之声响彻鬼甲府,而地狱之火也从鬼甲府的各个角落涌起,瞬间汇成火海,向三无佛聚来。

可地狱之火并不能伤害到三无佛,反而被他一掌摄来,化为一团火球,像是糯米团,不停幌动。“你被贫僧封印在思过墙之中,还不知悔改。”三无佛道。

“吾做错什么了,你凭什么封印吾。你以为自己是谁,怎敢拿吾的自由开玩笑。”

鬼甲府的器灵吼道。它感到很荒唐,因为三无佛像是凭空出现的,而且无故将它封印。而且穆家之人对此毫无察觉。

“你的仙鸿路神通才是正宗的!”忽然间,鬼甲府的器灵又道,“仙府之外,穆人毒还在依葫芦画瓢,可谁能想到,你三无佛才是真正修炼成功了仙鸿路的人。”

“仙鸿路吗。”

蓦地,又有一道声音响起。

是清河僧。

刷!

一道水流遥遥而来,倏地化为一僧人,相当年轻。

“你居于清河,为何不待在那里,来贫僧这里作甚。”三无佛笑道,“你修出上天之眼,却也奈何不得贫僧。”

“如果不是你暗中帮助,穆人毒又怎会从吾手里抢走鬼甲府。”清河僧的分身笑道,“三都佛王已死!”他又道出一则让佛国都会变天的消息。

“三都佛王已死,又关贫僧何事。”三无佛道,“贫僧客居鬼甲府多年,你与穆俊杰都是贫僧的客人,请入座。”

也不见三无佛如何施展神通的,仙府之中,像是走马观花似的,宴席已经摆好,而且有两个座位空了下来,赫然是为清河僧的分身以及穆俊杰准备的。

穆俊杰的魂魄虽然不全,可他的灵识仍在,冥冥之中,被一股玄妙的佛力牵引,走到属于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然而清河僧的分身就没那么好请了,他忽地抛起一串珠子,哗啦啦,珠子散开,每一颗都有一座山大小,向着三无佛轰了过去,要将他镇在下面。

“贫僧也曾在清河附近短暂驻留过,那时,你还只是河水里的水仙之胎而已。”三无佛道,他右手随意一指,轰隆,一道仙路冲出。

崩!崩!崩!崩!

仙路所过之处,沿途遇到的珠子全都炸开,化为粉屑,抛扬而去。

“你以清河为名,而且修炼出了上天之眼,贫僧怜你修行不易,你却反过来加害我。”三无佛冷笑道,“吾就炼化了你的这道分身。”

哧哧哧。三无佛的佛首,分出三气,分别是佛气、清气、人气。

佛气能渡人,清气能让人心平气和,而人气则能将人推向九天之上,而后消散,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三无佛放出的三气之中,尤以人气最可怕,遁速也最快。

呼!

清河僧的分身,忽地转身,化为木桩,钉在仙府之中,而且他的双臂化为枯枝,木屑迸扬。

噗噗噗!木屑将佛气与清气都给挡下来了,可是人气挡不下,反而将木屑付诸一炬。

“看你如何抵挡贫僧的人气。”三无佛冷笑道。

而高墙之内,鬼甲府的器灵也是战战兢兢,“人气,三无佛将他苦修多年的人气也给放了出去,我当年也破掉了他的佛气与清气,可是到了人气这一关,被卡住了,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下场。可恶,清河之中竟然有僧侣诞生了,可他有多大修为,怎能和吾相比,肯定敌不过三无佛的人气。”

可让鬼甲府的器灵诧异的一幕发生了,蓬!蓬!蓬!三无佛祭出去的那道人气,遽然炸开,化为佛雨,都被清河僧的分身给吞噬掉了。

“啊。”高墙内的世界中,鬼甲府的器灵吼道,“你怎么做到的,清河僧,教吾啊,吾愿意和你交换炼化三无佛人气的法子。”

若能破掉三无佛的人气,鬼甲府的器灵也能从高墙里冲出来,重获自由。

尽管器灵的声音传了出去,可清河僧的分身不闻不问,好似没听到。“三无佛,你曾试着祭炼清河,可最终还是失败了。而吾诞生于清河,也是自那时起就对你怀有强烈的敌意。你还想欺骗吾,难啊。”

清河僧的分身,忽地化为一株巨木,高不知道有多少丈,已然上天,和太阳肩并肩是最基本的。

“一道分身而已,贫僧赐你座位,你却不屑一顾。”三无佛道,“所以你很快就会付出代价,代价之重,恐怕你的本体也承受不起。”

轰!

空气都在迸震,一道恢弘吾俦的仙路,自遥远之处,贯穿长空,倏然而至。是仙鸿路,真正的仙鸿路。

“看来三无佛是铁了心要杀掉清河僧的分身。”鬼甲府的器灵心惊道。还好,他对付的人不是我,器灵又想到。

“怎会这样,吾多年的怨气与志气都没了。难道这也是三无佛做的?他故意在清河僧面前炫耀神通,进而打击吾。”鬼甲府的器灵骇然道。

心脏搭桥适应症
口腔溃疡很严重应该吃什么
动脉硬化吃通心络会好吗
为什么会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