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稀土大洗牌:北方巨头南下赣粤 江西铜业西行四川

2019-10-12 17:4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稀土无疑是一块香饽饽,五矿发展、包钢稀土、中国铝业、江西铜业、广晟有色等企业都瞄准了我国南方重稀土资源,此次博弈中不仅有企业和企业之间有关资源的竞逐,还夹杂着企业与地方利益之间的博弈。

一方面,几大央企对南方稀土的开采权争夺愈演愈烈,稀土产业链条上的各方力量均希望在稀土整合的盛宴上分一杯羹;另一方面,失去采矿权意味着失去资源的控制权,将直接触动目前资源所在地的根本利益,这使得原本已经混乱、难于治理的稀土市场增加了更多的复杂性。

江西铜业独揽四川冕宁稀土资源

据记者调查了解,冕宁县原本准备采取矿权打包竞买的方式来进行整合。出让矿权的消息发出后,江西铜业、五矿、金川集团和包钢稀土企业都纷纷报名参加。

但冕宁县提出要求,除外资或外资参股企业外,参与企业需要注册资本在20亿元以上的国内大中型企业。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国有或国有控股且长期从事矿产资源生产、加工、科研开发的企业。以此条件筛选下来,多数企业被挡在了门外,最终由江铜集团和五矿两家进行竞逐。而五矿却在最后主动退出,留下江铜集团一家企业。

在拿下冕宁县矿权之后,江西铜业表示,“打算以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为冕宁牦牛坪稀土矿权进行整合开发主体,建设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深加工为一体的生产基地,整个项目建设降分两期进行,共投资36.6亿元。”

“其中,其一工程将至2011年12月,投资20.6亿元建成从稀土矿采选、冶炼等精深加工的完整产业链;二期工程从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投资16亿元完善公司产业结构,形成五大终端产品的产业链,建成以稀土深加工为导向的稀土产业基地。预计建成后年产值将超过40亿元。”江西铜业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江西铜业为何所属地在江西,还要长途跋涉到四川去寻找稀土资源呢?

五矿集团深加工江西稀土资源

2003年,五矿集团通过下属中国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与江西稀土金属钨业集团公司,共同组建了江西钨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五矿集团控股51%,直接获得了江西钨业的主要资源类资产。2008年,五矿集团又联合江西赣州当地企业合资成立了五矿稀土(赣州)有限公司。

细细算来,五矿集团如今在江西已经布局了7年之久。

据了解,江西省中重型离子稀土远景储量940万吨、保有储量230万吨,分别占中国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的40%和35%,储量居全国第一,其中90%在赣州。但是由于采矿权问题没有解决,五矿只能向稀土深加工领域迈进。

2008年11月,中国五矿集团旗下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将稀土分离环节作为进军稀土业的切入点,联合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和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共同设立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7月,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公司所属的五矿东林照明(江西)有限公司顺利投产。

就在五矿稳坐江西,发展稀土深加工的时候,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出现在了。

中国铝业高调进军江西

据悉,9月26日,中国铝业通过对江西稀有金属钨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钨集团)的增资扩股,高调进军江西稀土产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告诉记者:“虽然目前江钨集团并没有直接掌握有效的稀土资源,但凭借其在江西省内的影响力,以及背后所依靠的江西省政府,中铝公司通过一系列运作整合、最终获取稀土资源的路径已经显得很清晰。”

虽然,中铝已经有意的向稀土产业迈进,但是对于稀土资源最重要的环节,采矿却却一直把握在江西省政府省属矿业集团的手中。五矿正是因为没有采矿权,目前,只能停留与稀土的冶炼分离阶段上。

此次中铝与江钨集团的合作,可能影响五矿在江西的势力,上述分析师指出:“此次中铝想要进军稀土行业,恐怕是想借稀土这一概念来进行炒作,这使得国内稀土行业整合多了一层变数。”

之后,未在江西获得采矿权的中铝公司又瞄准了广东稀土。有媒体报道称,中铝副总裁任旭东近日已第二次率考察组到清远稀土矿产进行现场调研。

据记者了解,在广东,广晟有色一直控制着稀土上游资源,2010年广东省仅有4个稀土矿开采控制指标共计2000吨。广晟有色是广东省唯一合法的稀土采矿企业,矿山主要在广东韶关、新丰、河源、平远,目前广晟有色已经收购了广东省4个稀土采矿证中的3个。

包钢稀土南下角逐全国市场

2010年8月,中国北方稀土的龙头企业包钢稀土,也加入了南方稀土的争夺,公司宣布将尺子2.3亿元收购赣州三家稀土分离加工企业,借此可获得1.15万吨中重稀土分离能力。

在过往的多年实践中,由于没有强大的竞争对手,加上身处我国稀土储藏量最多的内蒙古,包钢稀土一直盘踞在北方,未曾南下。

“由于现在竞争形势发生了巨大改变,竞争对手已经不再是小打小闹的小作坊、小公司,随着国家加大对稀土行业的整合力度,中国五矿、中国铝业、中国有色矿业集团等大型央企逐渐进入稀土领域;江西铜业集团、广晟有色等地方大型国企稳稳控制着稀土资源,所以,使得包钢稀土不得不放下身段,开始角逐全国稀土市场。”有行业分析师这样告诉记者。

“现在,各家央企纷纷瞄准了稀土资源,各省属国资、各市县等地方实力等于处于直接对抗关系的力量之下。对抗中不断结合的势力会让局面更加复杂而难于控制,随着时间推移治理的难度和成本都会相应增加。”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

从目前的形式看来,单纯依靠行政力量整合采矿权建设集团似乎最有障碍,最终使要形成南、北两方稀土集团的构想破灭,依靠央企自发整合也难奏效,在五矿经历七年之痒切勿成效,中铝插足徒增局面的复杂性。

让人不禁一问,中国的稀土之路究竟在何方?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王尼威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线答疑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郭丽岳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线询问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颜志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