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古韵今弹】阿娇曲、弄箫记(古诗词)

2019-09-13 04:3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深宫女子的悲哀,一篇是真实的历史,是悲哀,一篇是传说很美丽,但其实成神仙是死亡的另一种说法,也是悲哀 回忆好似一坛陈酿,时间越长越浓厚醇香。我还记得,那日宫苑里阳光很好,大丽菊在阳光里那么妖娆,仿佛在窃窃私语着,却又不敢太过大声,它们正注意着长公主的一言一行。那时候,长公主将你抱置于膝上,逗着你玩,说:“彘儿长大了要讨媳妇吗?”你说:“要啊。”我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长公主没有像抱你那样抱着我玩,我心里有一份失落,只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你们。我看见长公主笑得很开心,指着面前一百多侍女,“你看看,你看看,她们多漂亮,你想要哪一个都可以!”你却摇了摇头,都说不要。长公主又说:“那娶阿娇好不好呢?”你眼睛看着我,很坚定地回答长公主说:“好啊!我长大了要娶了阿娇,我要给她修一座大金屋居住。”我羞涩地跑开了,心里怦怦乱跳。你的那些话语,像是燃烧的火,燃烧了我花季的相思,让以后的日子一直生动而热烈。
但我不知道,眼前的是金屋还是笼子?
曾经相思而浓绿的叶子,被你如火的热烈烧尽,渐黄、渐红,来不及躲闪就卷曲了身体。
相思也会燃尽吗?像那树上的秋叶,仿佛话已经说完,便静静离开,甚至一丝儿背影也不留下。但日子还得过下去。
《阿娇曲》
镇日无聊吃冷茶,攒眉千度对庭花,须臾宫女传来信,残月依然住我家。
甘泉宫里宫人哭,不觉嚎啕成起伏,纵是秋霜早到来,娘娘不敢眉儿蹙。
若得阿娇为妇时,便当金屋贮金枝,从前誓语依然在,只是如今已是诗。
千金纵买相如赋,难拾从前人似故,枯槁形容且独居,我心已是如霜树。
金屋何堪寂寞红,深宵无语月朦胧,琴弦抚罢心难静,且把相思醉一盅。
野草已青青到门,何堪衫袖叠风痕,如今泉已成枯冷,不与春风仔细论。
自小深宫闲习舞,如何识甚行巫蛊?长门有恨与谁论,哭罢苍天无个主。
刹那雷声阵阵来,错疑车辇过轮台,轻移莲步墙根下,不见人来雨点来。
雨点如琴如变调,佳人一曲声传妙,椒房殿里暖春风,伴着君王妃子笑。
君不见秋心拚作相思局,泪湿红绡空对烛,随意流萤舞一宵,明朝又看苔痕绿。
且自援琴坐冷楼,六幺弹罢又伊州,为君翻作阿娇曲,莫许韶光似水流。

《弄箫记》
谁家小女始吹笙,一缕清风水上生。多少人儿沉醉了,一池荷叶一倾城。
纳凉池里伸纤足,恰是青莲才出浴,听得池边柳叶中,蝉儿唱着相思曲。
还记翩翩美少年,洞箫吹出一溪烟,依稀伴着笙儿曲,且说悠悠半世缘。
箫声宛转如低语,急得风荷摇曳举,抖落灵珠欲打听,谁知早已心相许。
当时轻别意中人,无奈深宵月一轮,几度痴痴痴入梦,凤台重续梦中春。
且学参禅和打坐,莲之心事深深裹,凭它风雨袭今生,我裹痴心成婀娜。
箫声和着月儿裁,今夜故人来不来?已满相思如碧叶,层层叠叠一池开。
池中花朵多沉默,可许流光深一刻。愿得今宵绮梦来,相偎醉在君之侧。
疑真疑幻似流光,何处飞来一凤凰,合着箫声翻翅舞,那人约我醉斜阳。
引凤亭边望眼看,相思醉倒小阑干,今生携手山中过,一曲箫声似鸟欢。
君不见我身已似云中雁,且听清溪流碧涧,云雾山中隐一庐,箫声吹得声声慢。
神仙不过是心闲,往事何妨一笔删,我醉青山山醉我,春秋与我不相关。

共 120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洋洋洒洒九十二句,平韵仄韵转换自如,写景、叙事、抒情浑然一体,同样的叙事诗,同样抒发了作者对于女主人公的深切同情,可与白居易的《琵琶行》相媲美了。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几千年过去了,当年的场景,早已是化做云烟,可是,在亦真亦幻之中,在诗人的诗句之中,仿佛又重现在读者面前,一样的感人。也许,这其中也寄托了作者怀才不遇的情怀吧。读惯了老板的诗词,再去读那些端着写的,摆着架子写的,感觉很做作,我对这种随意为之的句子,很是欣赏,其中一些句子,意境已趋于至臻至美,“残月依然住我家”“一池荷叶一倾城”,都是能让人浮想联翩的句子,倾情推荐。【编辑:青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42718】
1 楼 文友: 2016-04-26 1 :00:17 从前誓语依然在,只是如今已是诗 。 读老板的诗词歌赋,总令人醉在其中。行云流水,信手拈来,无一不风流!即有高山流水的世外筝音,又有红尘梁祝的悲欢离合 试想邀杯把盏间,欣赏如此绝色美文,莫不快哉! 撞倒南墙继续走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4-26 14:07:57 问好流影,你的诗很惊艳的,让我这不喜欢现代诗的人,都有些喜欢,其好处自不必多说
 楼 文友: 2016-04-26 22:18:22 用一段故事作为词的引,相辅相成,相互补充,这样的形式耐读且不枯燥,真可当新旧问题完美的结合。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5 楼 文友: 2016-05-15 11:06:40 浅浅的执笔,墨香溢飞,融进一份岁月的情怀,升腾在指尖的不只是祝福,还有季节里最美的清香,领悟一份绵绵的知遇,在文字里相聚,相守。祝愿作者快乐。 隽墨,热爱文学,致力于诗歌创作,在散文、小说方面也有涉猎。自由撰稿人,浪迹在网络文学中,没做出什么大成绩,但却始终保持对文字的敬畏,对理想的初心。在茫茫凡尘中,坚持一颗诗心,怀着一颗炽热的初心,行在理想的高地上。我喜欢在午夜在晨昏在微弱的灯光下打开自己,沿着夜的韵脚,避开俗世的喧嚣与纷扰,用灵感的刻刀反复打磨着文字的锐度,躬身亲近那盏不断擦拭自己思想光芒的理想之灯。年轻人高血脂容易恢复吗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适合漏尿人穿的纸尿裤
肚子受凉了拉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