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为传统开新篇评木偶戏赵氏孤儿

2019-10-07 15:0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为传统开新篇 ——评木偶戏《赵氏孤儿》

  9月22日晚,作为文化部、福建省政府主办的“庆祝新中国六十五华诞·同圆中国梦——福建戏剧优秀剧目进京展演”活动的压轴戏,福建泉州木偶剧团创演的大型木偶剧《赵氏孤儿》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上演。该剧自2012年创演以来已公演120余场,曾荣获“泉州市第31届戏剧会演”剧目一等奖、“第五届福建艺术节暨福建省第25届戏剧会演”剧目一等奖、文化部“全国木偶戏、皮影戏优秀剧目”、第十四届文华奖“文华优秀剧目奖”“首届中国南充国际木偶艺术比赛最佳剧目奖”等奖项,全体演员还获得“第十届中国艺术节表演奖”。该剧是世界偶坛首部大型木偶悲剧。

  福建泉州木偶剧团近年来佳作迭出,根据元杂剧经典《赵氏孤儿》改编的同名新剧目《赵氏孤儿》,又给观众带来新的惊喜。元代纪君祥创作的杂剧《赵氏孤儿》在海内外均有广泛影响,在中国本土,由它改编而来的京剧和秦腔《八义图》(或称《搜孤救孤》)早已深入人心;法国文豪伏尔泰的译本,同样让西方人痴迷。在最近10多年的跨文化交流大背景下,《赵氏孤儿》重新成为戏剧家们关注的焦点,新出现的数十个版本见证了这部古老经典在今天的生命力和可塑性。然而,在所有版本中,泉州木偶剧团编创的新剧目《赵氏孤儿》独树一帜,具有特殊的舞台魅力。

  木偶戏原称傀儡戏,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域外,皆古已有之,而且因其操控手法的差异,分为不同类型。泉州木偶剧团的艺术家们传承的是悬丝傀儡这一支。因较具技术难度,悬丝傀儡一直为木偶界所重视。在中国,木偶戏的发展与戏曲的诞生与发展互相影响,一方面,某些地方剧种在舞台表演的身法上明显吸收了木偶的特点,另一方面,戏曲各剧种更以其精华滋养着木偶戏,使其拥有丰富的剧目和精妙的表现手段。正因为木偶戏这门比戏曲的历史更悠久的传统艺术,在其发展过程中能够不断完善与提升其技术能力,谦逊地汲取后起的戏曲的营养,因而可以在数千年的发展历程中,始终保持着对观众的吸引力和艺术的高度,积累了丰富的表演艺术传统。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泉州悬丝傀儡保留剧目非常丰富,而且近代以来,泉州木偶戏还创作了许多新剧目。20世纪50年代以后也曾陆续改编其他戏曲剧种的新创剧目。泉州木偶剧团《赵氏孤儿》的意义与价值,远远不止于用木偶这种形式将这个传统经典再次搬上舞台,更在于木偶艺术如何通过这部新戏,开出其新生面。

  近年来,《赵氏孤儿》的改编本,多注重主题与内容方面的调整,或以所谓的“现代性”重新思考赵屠两家世仇的人文内涵,或质疑程婴舍子营救孤儿这样浓缩人间大义的慷慨悲歌之价值,或质疑孤儿是否应置屠岸贾对他多年养育之恩于不顾,毅然报仇。基于这些观念的诸多改编,往往偏离了原着的精神,也消解了原着执着于历史正义的深刻性。但是王景贤、范小宁合作的这个改编本,却在另一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使之获得了迥异于其他改编本的美学价值。这份沉甸甸的美学新收获,即改编者们较好地解决了如何将原着的戏剧语言转化为闽南语这一难题,尤其是经过改写,使剧中大量的唱词与念白不仅切合泉州木偶戏常用的曲牌,而且创造性地将闽南语的民间词语和情趣渗入其间,让剧本以及演出更具闽南风情。所以,泉州木偶剧团改编排演的《赵氏孤儿》既有经典的魅力,更具泉州的地域色彩。在当代戏剧创作领域,理论家们经常讨论如何实现传统戏剧的当代转换,然而真正困难而且有价值的是经典剧作的地域转换。戏曲不仅有深厚的传统,同样有丰富的当代创作,然而囿于方言的阻隔,优秀剧目在不同剧种间移植实非易事。泉州木偶剧团正因较好地实现了经典剧目向泉州木偶戏的转换,才使这个古老剧种拥有了更丰沛的戏剧资源。于是,这个剧团就不止是在泉州木偶的艺术积累上发展自我,其他剧种所积累的经典剧目,同样可能通过这种转换被充分借鉴和利用。

  泉州木偶剧团编创的《赵氏孤儿》另一方面的成就是,作品让我们充分感受和领略了悬丝傀儡特有的技巧与感染力。木偶艺术借偶人的舞台表演表现剧情,但事先雕刻完成的偶人缺少戏剧最重要的表现手段——演员的表情,也无从通过表情的变化将人物的内心世界传递给观众。为了弥补这一先天的欠缺,操控偶人的表演者除了演唱以外,更需要在偶人的形体上做更多的努力。泉州古老的悬丝傀儡有其固有的表演传统,演师依据前辈表演艺术家总结出的线规,通过数十根悬丝操控偶人,所以偶人的动作十分丰富,足以完成大量传统剧目的演出。然而,这些手法终究有不敷应用之时,以《赵氏孤儿》为例,主人公程婴救孤儿出宫是该剧的重要情节,如何表现把守宫门的将士检查程婴用来藏匿孤儿的药箱的开合,就是剧目需要突破的新难关。在这个紧张万分的情境中,观众的注意力均集中在药箱上,演师用娴熟的手法牢牢地吸引住观众,获得了极佳的艺术效果。包括这一情节在内,泉州木偶剧团创造性地设计了许多新的木偶操控手法,仿佛给木偶倾注了灵魂与生命,让这些戏剧人物在舞台上如真人一样具有喜怒哀乐的情感,甚至可以超越人类身体的极限,完成某些真人也未必能完成的动作。泉州木偶剧团一直致力于对悬丝傀儡传统的完整继承,在傀儡表演艺术家黄奕缺的带领下,剧团一代又一代演师努力传承泉州木偶戏的优良传统,但同时,他们更致力于选择贴近当代观众美学趣味的新颖题材,探索和开拓悬丝傀儡新的表现手法,为传统开新篇。

  借助经典作品的影响力,用新的舞台手段赋予传统以新的可能性,这是木偶戏《赵氏孤儿》的创作给我们的重要启示。相信泉州木偶剧团在重现那些历史悠久的悬丝傀儡保留剧目的同时,还将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欣喜。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授)

  本问配图为木偶戏《赵氏孤儿》剧照和剧中木偶,由福建泉州木偶剧团供图

制药设备
单机资讯
季节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