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冥尘贯 第六十章 严师督炼

2019-12-04 18:0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冥尘贯 第六十章 严师督炼

坐在房顶上看热闹的江湖老道可笑坏了,手舞足蹈,扑通——连人带房顶陷落下去。

只听得屋里传来一片哎哟声,须臾功夫,江湖老道却已经站在人?鬼之间。

月光下,江湖老道全没有认真模样,背对着一人一鬼,抱着膀,瘦瘦小小如一只千年老猴精儿。

只见人?鬼挥鞭欲击,不知怎的,他俩手中的竹节鞭全到了江湖老道的手里,而且,人?鬼的脸上,已经被扯去了面具。

楚江童大吃一惊:啊?怎么是你们?

原来这一人一鬼却是瘦弹簧和田之行!田之行一把抓起瘦弹簧,几步便跳跃着消失。

楚江童站起来,江湖老道踢他一脚:“没被打死,就算你小狗崽子福大命大,哈哈,不过,你小子能练到这样,也算是上道了……”

楚江童扑通跪倒:“师傅,教我武功吧!我要铲除妖孽!”

江湖老道一屁股蹲在地上:“铲除妖孽?吹牛都不会,哼!这只是一阴一阳的人鬼合体,都打不过,那传说中的阴阳玄功啊什么的,你连看都看不懂……”

楚江童撒起泼来,跪趴在地上就是不起来:“老妖道,只要你一天不教我功夫,我就一天不起来,不信咱看看谁能熬过谁……”

江湖老道说:“不是教你了一些吗?贪得无厌……”

楚江童说:“以前你教的都不实用,都是挨打的份……”

江湖老道骂道:“混蛋!不怨自己练不好,还怨功夫不教你!”

楚江童伏在地上,就是不起来,这时,周围聚来一些工人,楚江童见势不妙,拽上江湖老道,离开古城,回到家里。

江湖老道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呸!别来粘得牢那一套,要练功,先下保证……”

楚江童当即下了保证。

江湖老道说:“你练那么些功夫就可以了,还修什么炼?”

蟾藏崮山上。

练功开始,江湖老道手拿一根竹竿,眼瞅着楚江童,只要一势不对或是走了神,啪,抽一竹竿。

几天下来,楚江童实在吃不了苦,也没少挨抽,他曾有过想逃离江湖老道离家出走,但江湖老道比夜猫子还刁,比猴还精,他跑了几次,都被抓回来,抓回一次挨一次罚,楚江童看看,也就不敢再逃跑了。

接下来,只好咬着牙坚持,白天练一天,一到夜里,就浑身疼痛,嘴里嘎嘎哟哟的叫,真像被黄鼠狼抓住的鸡。越是这样,师傅越是半夜揪他起来,还得练子时功。

就是练这子时功,才使他的功力飞速增长。

两个多月下来,楚江童功力大增,不仅将玄武霸天剑练完了前三套,而且还觉得两眼格外明澈,夜间飞蚊,他的剑一挥,便削为两截。更为神奇的是,他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看到十几米处的物体,而且异常清晰。

他有点不解的是,玄武霸天剑的第三套。

“师傅,怎么练到第三套时,前边的两套却在慢慢忘记,而且衔接不起来?”

江湖老道嘿嘿一笑:“混蛋,只管练,别问那么多为什么?不过,这说明你已有长进,待练到最后一套时,便会忘记以前的所有套路,以有形变无形,以无形变有形,笨蛋,懂了吗?”

楚江童这才放下心来:“但是,师傅我是凡躯,看不到鬼怎么办?”

“这个你问我,我问谁去?你快去问那些鬼吧!”

江湖老道无声离去。

楚江童只好拱手相送:“谢谢师傅,谢谢老妖道……”

好几天不见田之程了,听他父亲说,他去了巴西考察。

巴西的马瑙斯城。

美丽的马瑙斯城外野生动物园边,一顶大大的花色遮阳伞下,田之程望着不远处的内格斯河水清悠悠地流去,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异国。邀见的约翰?保罗准时到来。

“噢欧——我的中国朋友!”

约翰?保罗伸出细长的手臂,说着略带生硬的汉语,向田之程投以热烈的拥抱。他是黑人血统,一年四季在国内美利坚待得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这种满世界乱跑的生意模式,看起来更像是在度假旅行。

“您好您好”田之程望一眼约翰?保罗带来的美丽而性感的女友,眼神迷荡。女友叫格拉斯?jhn,她齐短如针的小卷发,猩红色的紧身背心,硕乳仿佛欲要喷薄而出,身材修长,白晰的皮肤,与约翰?保罗的古铜色肌肤相得益彰。

看得出,这个女人是约翰?保罗在巴西的情趣港湾。

“噢,田先生,我的老朋友钟兆国先生一向可好?”约翰?保罗细长的双腿随意交叠,薄如木板的手掌在空中挥舞,精力充沛,洒脱而不失狡黠。

“保罗先生,这是您的老朋友田之程托我带给您的礼物,望您收下……”田之程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个礼品盒,递过去。

“噢,上帝,中国灿烂的民族文化,太棒了!太神奇了!谢谢,谢谢!”约翰?保罗一迭声地道谢,如获珍宝般小心翼翼地翻看着一张张剪纸。女友格拉斯?jhn不时发出一声声尖叫和惊呼:“宝贝,这是东方的魔幻世界,噢,简直是太美了。”

“保罗先生,钟先生向您委托的事,怎么样了?”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我感觉到您和钟兆国先生,都有玛瑙斯魔鱼般的牙齿和眼睛,你们是东方的玛瑙斯魔鱼,嘿嘿……”

田之程不懂玛瑙斯魔鱼,他的目光时常落于约翰?保罗女友的前胸。

田之程笑起来,凉丝丝地河风,暂时吹走了他多日来凝结而成的劳累,恍然间,又回到现实——累的现实。噢,人活着,就得累啊!他的累和百姓的累不同,他虽没有百姓那种为了生活、吃饭而付出的奔波之累;他却有着更为无法歇息过来的累——人性贪婪之累。

约翰?保罗很不明白:“噢,上帝啊!生在那么美丽的国度,为了什么,为什么,还要抛弃掉她——自己的祖国!”

田之程望着这个异域的大孩子般的黑人,对他的自言自语很是不解和可笑。恐怕,有田之程这种感觉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蟾藏崮山的东麓,山势最高,清峻的山崖笔直而险峭。山势绵延不绝,数百里。山上有古庙古刹数十间,山崖石洞,更是数百之多,尚有没被发现的山洞,更是不可数计。

这山上,每年有三次大香火:三月十五,四月八,十月十五。

蟾藏崮山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不是一座独立的山,而是与周围方圆百里的山峦丘陵相吞相连,合拥合抱。山上古松岩柏一年四季杨青滴翠。由地上的残碑断石可见,这蟾藏崮山古代的佛道之事是如何盛旺?只可惜“**”一劫,有多少倾废为乱石残壁?呜呼!可悲!改革开放后,又有多少文物古迹被毁?呜呼,可叹!

却说那扰世妖蛛郑袖,阴世倾覆消没之后,她携了自己的鬼宠儿乔闬,又驭使着千年旱魃,以及几名健将鬼卒逃到阳间。暂且在这蟾藏崮山的主峰住下来。这千年旱魃首先将山上的一只巨蟾剖腹吞噬,自此它在此山逞霸,再无阳间大兽可与之匹敌。

郑袖的七彩冰纨索,待练成第一阶段后,便进入正规修炼:七彩橙丝——是七彩冰纨索中的第一个高度,练成此段后,她手中的七彩冰纨索会显橙色,而且威力能挥之喷丝

,丝丝入扣,绞木融石,震慑万物。

郑袖吩咐乔闬,掌管一切事务,不准打扰她。

恶鬼田之行自从控制了楚江童的好友瘦弹簧的天魂之后,这个瘦弹簧便于他合并为阴阳人。合体后功力日增。楚江童起初战不过他们,后经师傅江湖老道的监练指导,楚江童的功力终于到达——苦禅灵悟。

再说眉月儿,她自从在阴世的雪峰山被古柏公公救了之后,将其自身内功转换为她的护体之力,又让她服了万年白参,眉月儿有了三成功力,锁魂簪和xahn簪也附有相对功力。自此,眉月儿日日练功,不敢有一日怠慢,此时她的功力已达到“金焰之光”阶段。

老婆婆心境渐渐平和起来,虽说在阳间仍有些住不惯,但幸好有眉月儿陪伴,也少了许多烦恼。她认为,在阳间生活,就是安全的,再不用担心那些阴世的鬼卒,也许,阴世覆灭之后,那所有的鬼卒,包括郑袖、王贲在内,也一并消没了。

眉月儿却不这么认为,她说:“老婆婆,虽然我们逃到阳间,那昔日的阴世也已覆灭了,但那仅仅是阴世的覆灭,而阳间的势力却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也许,这接下来的杀戮争斗会更加残酷,以后我们仍然要小心谨慎才是……”

老婆婆仿佛不太明白眉月儿的话,但还是小心些为妙,平时,她只是站在山边的树林里想村里张望,总想着见上小岁岁一面。

军海医院孔峰
武汉哪家眼科医院最好
赤峰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阜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