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刑场_1

2019-10-12 21:01: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刑场

砍头每年都会有,但今年有些特别,看的人非常多。☆→,

往年砍头的时间是在秋天,而今年却是在夏末。砍头的地diǎn也不在老地方了,而是临时搭建的什么“斩凰台”。

而且这次砍头的主角可不是一般人,一般的大将文官被砍不怎么新鲜,这次砍皇后才是最新鲜的!估计几千年来,这是头一回。

……虽然还有十几名被连带一起砍的邪道人员,但谁都选择性无视了。

当今皇后是谁?那可是非常有名的美女,好像有个大才子可是写了一篇叫月赋的文章,形容这个皇后那个美啊,就像仙女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除了那些文化人

,普通老百姓也很感兴趣,想要看看绝世美后怎么个美法,再看看这位绝世美后是怎么死的,既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亦满足了他们的猎奇心,还能成为不错的谈资,他们怎么可能错过呢?

还有一些有经济头脑的人,他们准备了各种瓷瓶和馒头,正等着美后的鲜血。

这些血可比一般的大臣血要珍贵,毕竟是美后,她的血除了能治疗各种疾病外,估计还有美容抗衰老的作用,价格绝对不菲。

总之,这次砍头对平民来説无疑是千年难得的盛宴,至于皇后犯的什么罪,他们根本不关心。

按照那些八卦婆得来的谣言,不就是皇后勾结坏人要造反了么?谋反被砍头实在太累常见了。至于和男人私奔什么的,在皇帝的努力控制下,这个谣言并没有流传开。

而此时,贝洪七正在观望的人群中。贝洪七并非是想在刑场上弄diǎn什么来吃,若説什么原因的话,他只是一时好奇心作崇罢了。

然而很快,贝洪七便认识到这是他一生中做出的最后悔的决定。

“贝兄,想不到又在此处逢君!?”监斩台的护卫中。欧阳飞飞很快一眼便看到了混在人群中的贝洪七。

贝洪七心中大叫糟糕,他此时巴不得一掌拍死这只欧阳蟑螂,可是现在他有事在身,説不定到时候还要向同僚求救,不能轻易破坏这层关系。

于是贝洪七强颜欢笑,抱拳对欧阳飞飞道:“欧阳兄,久违了。”

并非贝洪七不知道客套话,可是他心中极其讨厌欧阳飞飞,能説出这么多已经算是打破生平纪录了。

“哦,原来是贝兄。”在一旁的陆跑对贝洪七也抱拳表礼。説句老实话,陆跑对贝洪七等正道江湖侠客印象很是不错。

“啊,路大人,失敬失敬。”贝洪七心里都有想拿欧阳飞飞去下火锅的想法了,可是表面上还要客客气气,恭恭敬敬。

”贝兄客气了。“

“对了,贝兄不是要回家报喜的吗?怎么会在这儿?”欧阳飞飞突然想起什么,对贝洪七好奇问道。

“你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能不能死一边去啊!!”贝洪七脑子里已经骂翻了天,他大概能猜到自己的事情还没被周挺宣扬出去。现在还有些退路,如果説出去了,那就是一条死路走到底了。

“这,这。这……”贝洪七老半天都想不出借口,总不能将真相説出来,但説专门为看杀皇后又显得有些不妥。

“我知道了!”看到贝洪七支吾半天不説话,欧阳飞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贝兄一定从哪里得知情报,説是……”

説到这里,欧阳飞飞眼睛眨了两下。瞥了瞥刑场。

欧阳飞飞的意思很明显,他在暗示有人要劫刑场——这并非是他想让贝洪七按照他的想法説,而是他这么认为,然后diǎn到即止,防止事情泄露而已。

“特么这是哪里和哪里啊!”贝洪七心中羊驼狂啸,“特么我哪里知道有谁要劫刑场啊!就算知道,我也不想参和这鸟事啊!”

然而贝洪七只能忍着血泪diǎn了diǎn头,朗声:“不错,我从可靠消息得知,有人要劫刑场,但暂时未知是何人或组织,为了预防万一,我特地回来看有没有能助一臂之力。”

説完这话,连贝洪七都佩服自己——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説,自己真是太有才了!

“哦,看来敌人不好对付啊,否则贝兄也不会如此大老远匆匆赶回。”陆跑眉毛一扬,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在陆跑的眼中,要救林妍的必定是其同党,也就是説那天将自己迷倒的人説不定就会在劫刑场的人中。

然而对于这次想要劫法场的人,陆跑是报以冷笑的——皇帝就是因为担心有人劫法场,因此才派那么多高手来看守的。如果他们真要来,他不在乎报这一箭之仇。

“是,是啊……”贝洪七回答时有些心虚,不敢直视陆跑的目光。

陆跑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太阳已经升高,距离午时约莫还差一个时辰。由于是夏天,天气更是酷热,众好手有真气护体,可以微微抵抗暑气,可是下边的老百姓就辛苦难言,很多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然而他们却不愿意离开,想要看着那历史的一幕。

此时刑场已经人山人海,大家都拔高脖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斩凤台。

“时辰到!”此时高衮打断了刑场的骚乱,当这一声口号响起,所有人都安静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台上,都忘了眨眼。

首先推出来的是几名邪道的人士,用寒铁链子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嘴巴更是被封住了,连叫冤枉都做不到。

高衮在宣读了这些人的罪状之后,刽子手便走到了他们身后。

这些人身份卑鄙,自然不能在斩凤台上处决,他们都被推到了台下,就这么一个个跪着。

刽子手面无表情地拔掉那些犯人身后的牌子,然后提起大刀,一脚把犯人踢到,然后还没等犯人反应过来,刀子已经从他们脖子上落下了。

咔嚓咔嚓,如同收西瓜一般,一会儿十多个人头就满地乱滚。

处刑完毕,不多久,这些尸体便被刽子手拖走了——等一切结束,他们可以用这些尸体捞些好处,或是被人重金买回,或是卖人血馒头,总之因为有利益的驱使,他们才会好心把尸体保管起来。

接下来才是重diǎn,在高衮的安排下,一辆金碧辉煌的小车被推了出来,不错,这车正是针对林妍的行刑工具,美名其曰斩凤车。

艾特其时已经被定在了斩凤车上,但是头还没有放在头靠上,只是被封了穴,不能説话。

这名少女看着台下那些人目光直刺刺地盯着自己,更是没来由地加深了惊慌和恐惧。

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艾特的容貌,他们不少人心中都想到了一个名词:名不虚传。

但是男人和女人的想法就不一样了,很多男人都想,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杀掉不是太可惜了diǎn?

女人则发挥了她们充分的想象力,想从想象中了解到皇家中的八卦。

然而正在这时候,一个响亮的叫喊声:“等一下!我来了!”

大家循声看去,发现一名男子站在远处楼dǐng上,由于太远,大家都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是看到他的衣服很怪异。

从这身打扮,高衮立刻认出来那名男子是谁了——这不是他找了好几天都没下落的造谣者吗!?果然此人和妖后有关系,想要来劫法场啊!哼,有本事尽管来,现在他这边高手如云,一箭双雕或者三雕那是妥妥的事,他有这个自信。

“这,这也太嚣张了吧?”贝洪七看着远处的男子,他虽然也期望有人劫刑场(如果没有他就不好下台了),然而却不想到劫刑场的人只有一个,而且居然还是选择最难的正面突破,如果他不是真有本事,那就是脑子真不好。看着这边高手如云,贝洪七更宁愿相信后者未完待续。。

驻马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绥化癫痫病医院
驻马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淮南白癜风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