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君炎第五百三十七节久违的虎牙

2020-01-24 08:2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君炎 第五百三十七节 【久违的虎牙】

奥德修斯又做梦了。

梦见从前在中央王城的日子,喝最好的酒,玩最漂亮的女人,最喧闹的街上纵马而过。

那一切就像是才刚刚发生过。

但其实,已经算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他从床上爬起来,喝了一口烈酒暖了暖身子。

从前的时候,这种酒,他一口都不会碰。

可现在为了活命,就算是尿,他也得活下去。

他已经来到这里快三个月了。

是谁下得调令并不重要。

就算是真的是那个现在坐在中央王城的军部中的,掌控了整个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家族的国家的那个年轻人要斩除他这最后一根杂草,下得调令,也不重要。

因为他现在,已经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了。

就是能活一天,是一天。

是一种出于动物本性的本能了。

死了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从庞贝家族在中央王城被除名以后,他就已经算是死了。

他现在不叫奥德修斯,也不姓庞贝。

他叫左吉尔洛克休斯,一个临时瞎编的名字,还是当初他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他的那个同父同母却不同姓的亲弟弟快要登基称帝,名垂千古的时候,他赌气从家里跑出来到铁壁关参军的时候报上去的。

没想到,一个无心之举,居然是间接救了他一命。

但也没所谓了。

反正他这样的人,天生就成不了大事,活着和死了没区别。

当初年纪还不大的时候,有次他爷爷叫他一起吃饭,在那间家族里最大的火山岩大厅里,他学着他爷爷啃撕着那腥的要命的生羊排,吃到一半,他爷爷忽然对他说:“奥德修斯,你是我最疼爱的孙子,所以我知道你,我太了解你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比得上路西菲尔,路西菲尔以后是要当皇帝的人,所以我就更加担心你,担心你在我死了以后,过得不好。我现在就给你两条路,要么,明年开始,接手家族的事,要么,你就一辈子当一个纨绔,我让你弟弟保你一世。”

奥德修斯当时听了,生气到差点砸了盘子,出来以后就去军部进了银色黎明。

他现在恨不得回去一刀杀了当初的自己。

恨不得自己当初就是选了第一条路,那么也许他还能替他爷爷挡了那一劫,现在庞贝家族还是屹立不倒。

他真是

恨不得自己死。

“咄咄”敲门声。

大半夜的,会是谁来打扰他这个算是这个破地方的唯一主将的休息呢

“什么事”奥德修斯有些疲倦地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平日里素来不是很服他的士兵,不过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惊恐,没有了那些不屑。

“中中校大人,又不见了一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害怕的牙齿都打架了。

配合上从外面四面八方吹拂过来的寒风,让奥德修斯也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个月第四个了。”奥德修斯这么自语了一句,又说,“走吧,带我去现场看看。”

三个月以前,中央王城来了命令,要求铁壁关前北推进,恢复从前的那些分布在北风冻原里的五座堡垒,重新建立被放弃的防线。

一开始并无人响应,最后铁壁关的上层没了办法,直接制定了当时还不过是上尉军衔,却因作战勇敢而小有名气的奥德修斯为这一次拓宽防线的总指挥,连升两级,让他可以慨然赴死。

谁都知道,铁壁关之内是绝对安全的地方,铁壁关之外就是死地。

每年别说出去定时侦查附近一万码情况的士兵要死多少,光是应付不期而动的兽潮,就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就是这样,奥德修斯还是受人嫉妒。

他实在想不通,大家都是被送出来送死的,不过就是早死晚死的区别,为什么还要在意升不升官的问题。

有些心不在焉地跟着那个来报信的士兵来到了最新失踪的那个人出事的地方,奥德修斯就是草草看了一眼,就打算回去睡觉了。

他当初奉命带着五百人来到了这个当年第一个被建立的堡垒的废墟上。

倒是也没出什么大的意外。

依靠着携带来的物资,也算是勉强在寒风里生存了下来。

本来他以为他就要在此了此残生了。

没想到怪事在一个月之前发生了。

莫名其妙的,就会有几个士兵,忽然失踪。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潜逃,也没怎么在意。

直到后来有个人在屋子里睡觉却凭空消失了,才引起他的注意。

但也就是注意,他并没有打算采取什么行动。

“走吧,回去睡觉。”他说。

这里的人命,比天上落下的雪还要不值钱。

“中校大人您您就真的不管管吗”那个来报信的士兵还是声音颤抖,他是真的害怕了,这个最新失踪的人,就是睡在他下铺的,说不定下一个就轮到他了。

“管怎么管”奥德修斯打了个哈欠,他可没有睡饱。

“一定一定是我们附近藏着什么东西。”那个士兵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四周围,压低了声音说,“您有没有这种感觉,半夜的时候,会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叫您”

奥德修斯皱起了眉头,他的确有过这个感觉。

有时候,他盯着窗外的落雪,都会有一种,好像被人呼唤的错觉。

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来吧来吧,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我能帮你,夺回你失去的一切

“你胡说什么”奥德修斯不打算想下去了,他转身往回走。

“中校大人,我听人说您曾经是银色黎明的一员,作战极其勇敢,这才被选为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没想到您”那个士兵的话还没有说完。

奥德修斯倏然回头,死死地盯着他,像是一条被人揭了伤疤的豺狗,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问:“谁告诉你的”

“没没,我就是道听途说”那个士兵被奥德修斯骤然的凶狠吓了一跳,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罢了。”没想到奥德修斯自己反而笑了起来,摇着头说,“罢了,我也不管你是不是温宁顿的人,走吧,把人都叫起来,跟我走一趟。”

三刻钟后,风雪里闪起了一道久违的,虎牙的光芒。

第一更。未完待续。

任丘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涉县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湖北银屑病权威医院
上海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