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专访妳嘚今天啝唔嘚明天导演陈敏郎

2019-12-08 17:20: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海报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导演陈敏郎

主演黄尚禾

今年台北电影节双料入围百万首奖与国际青年导演竞赛的电影《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是旅美导演陈敏郎的首部长作。这部场景在纽约、外国演员占多数、以英文为主要语言的电影,是一部纽约拍摄、台湾后制、获得台湾局优良剧本奖,并取得电影辅导金资助的正宗台湾电影。近年,台湾电影走向两个极端,一端向下扎根强调本土化,另一端西进走向大华语圈市场,《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有着相当特殊的国际化背景。

今年42岁的陈敏郎,毕业于纽约大学电影研究所,是大导演李安的学弟,曾以优异成绩获李安奖学金。学校毕业之后,陈敏郎在纽约从事电影工作,一待十多年。这次回到台湾,发表他的首部长作《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电影表达的即是他旅居美国多年的文化经验。有人评价他有杨德昌的现代主义风格,有人说他与李安当年纽约独立制作《推手》颇有相似之处,亦有影评人认为他风格更似蔡明亮。

《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叙述到纽约投靠父亲的台湾男孩达一(黄尚禾饰),在纽约的中餐厅当外送小弟。他随身带着一张老照片,逢人便问:你有没有见过我妈?照片上头却是美国30年代巨星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他的白人室友韦恩以清洁公用维生,在夜半回荡纽约街头。韦恩透过各种方法希望忘掉钟情女孩的号码,偶然邂逅双胞胎姊妹,开启了一段新恋情的可能,却分不清爱的是姐姐或妹妹。看似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在生命中若有似无地交会。

纽约异乡变故乡

陈敏郎是台中人,出生于台湾彰化。喜欢文字,大学念的是辅大传播系,可是念了两年之后,发现志不在。当时辅大与金马国际影展有接触,他开始进入奇幻的电影世界,每次影展都要看二、三十余部电影才肯罢休。从此坚定了做电影的志向,服完义务役后,到巴黎追逐电影梦。

纽约,是无法在巴黎念书的无奈选择。陈敏郎说,巴黎大学电影学院规定27岁以下才能入学,但他服完台湾兵役后已经27岁,离开人文荟萃的美丽巴黎,刚到达纽约相当不适应,没想到却被纽约的活力、创造力等丰富能量吸引,如今这座漂亮、奢华、脏臭,又充满敌意的城市,已是异乡变故乡。

旅美十余年,陈敏郎认为,从事电影工作在任何国家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个地方都有他的难处。我想要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地方吧。身为一个创作者,纽约有他所需要的养分与刺激,然而,文化的冲击与身分认同的暧昧性,也是异乡人必然面对的课题。

后现代文化中寻根的荒谬

你要认同这个或认同那个?你一定要这么做吗?达一在纽约大小公寓穿梭,拿着30年代巨星玛琳黛德丽的照片四处询问母亲下落。荒谬的寻母剧情,是导演对寻根情结的反思。陈敏郎说,寻母就是寻根,达一当然知道照片里不是他的母亲。对于寻母的提问,有些人哑然失笑、有些人毫不理睬、有些人竟也正经回答,暗示着后现代文化中寻根的荒谬。

达一经常玩着泡泡枪俯瞰他身处的城市,肥皂泡泡轻盈梦幻,暗示着男孩对纽约的憧憬。但他却在可以完成合法依亲手续时逃跑,抗拒成为美国公民。你要不要选择走入一个固定的身分?陈敏郎说,美国人、台湾人、同性恋、异性恋,即便你接受这个身分,亦不代表你只有这个标签。人生不是全黑或全白,中间应该容许灰阶颜色的存在。不一定要贴上标签说你是属于什么。

无论认同暧昧或认同为何,融入新文化的过程,都要经历舍弃的阵痛。达一英文R、L发音不清楚,为此去医院动剪舌根手术。陈敏郎指出,剪舌根意味去掉母语,为了融入新的文化,必须对过去所属文化有所牺牲,例如从此母语成为第二语言,以新的语言进行日常沟通。

内燃机
手机知识
机械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