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曾文祺我的下一个职业可能是去教MBA

2020-02-15 14:15: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曾文祺:我的下一个职业可能是去教MBA

1997年到祖国大陆开拓市场,曾文祺在大陆度过了人生中重要的10年。在这10年中,他创立了明基中国营销总部,将“BenQ”发展成为了拥有强大影响力的品牌

采访·撰文=高炜

应该说,采访曾文祺是让人感到愉悦的事情,并不像是正式的采访,而更像是朋友之间的聊天,聊工作和生活,聊对人生的想法。

在采访过的众多明基高层中,曾文祺是最善于言谈,最善于“润物细无声”的将自己的理念传递给别人的。他的身上既有商人的“圆滑”,也有文人儒者的“从容”,自言最好“老庄”。曾文祺自己说,从小的时候起就对事情看得很“开”。

他在加入明基之前,频繁地更换工作,最高纪录是1年换了8次。1994年,曾文祺加入明基电脑有限公司,担任光驱产品经理,负责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明基CD-ROM。期间在全球OEM业务和开拓全球行销渠道上成绩斐然,渠道遍布美国、日本、韩国、欧洲、中国台湾等,使明基成为全球前五大光驱品牌。

1997年,曾文祺只身前往祖国大陆开拓市场,创立苏州明基电脑有限公司营销部。在他的努力下,明基中国营销总部已从最初的两三名员工发展到现在的900多人,成为全国营销指挥中心,并且在短短数年内使明基BenQ 在大陆市场树立起强大的品牌影响力,不仅成为传统电脑外设市场的重要品牌,更凭借络时尚新品的加入,为品牌注入源源不断的“快乐”因子。

创造品牌是很幸福的

Q :据说10年前,在大多数中国台湾中层管理者心目中,大陆是相对封闭落后的地区。如果台湾公司想派遣管理者到大陆工作的话,还需要支付额外的补贴。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在1996年来大陆工作的呢?

A :10年前,当时总体环境是政治上还不明朗,那时大陆就等同于艰苦环境。但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对于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和大江大河,内心中还是很向往的。李敖和余光中就是最好的例子,有些骨子里面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割舍的。所以其实只有很少数意识偏颇的人,不读书或是读书读错了的人才会那样的排斥大陆。

Q :当时你对于到大陆来工作有什么样的预期?

A :从知识分子的角度来说,如果能有机会到大陆工作,绝对是增长见闻,不枉人生走一遭

。从直觉上我觉得大陆是我的一次机会,它必然是一个兴奋的市场,就像今天它所展现出来的一样。我好像在1996年就看到了今天的大陆市场,它是全球的焦点市场。

Q :大陆市场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兴奋点?

A :人生本来就会对未来做一些假设。如果假设成真就能获得一些先行者的优势。我只是在我人生最重要的预测中,得到了先行者的优势,工作能够有一个飞速发展。最重要的是,从台湾这个小地方到大陆这个大地方,从工作过渡到生活,从生活过渡到人生,整个境界提升了很多。台湾毕竟是亚热带气候,从来没有冬天,不会下雪,全年没有分明的四季。在台北生活感觉人和大自然很疏远,都市生活让人每天都很疲劳,这不仅仅是指身体上的。可是到了大陆,四季分明。都说苏州是人间天堂,人在天堂里面工作生活,能够和大自然和谐相处。

所以我说,那个不是简单的工作和生活的巨大变化,而是人生的整个境界得到了提升。我喜欢庄子,他对大自然的诠释,是全世界的哲学家里面最透彻,最深刻的。因此我用“庖丁解牛”来做

数码相机的发布会主题,用“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来发布明基的双品牌。从人生境界的角度来说,我们只是按照老祖宗说的,从心灵层面重新去体悟这些东西。

Q :你体悟到了什么?

A :这些体悟很难形容。我来大陆10年的时间中,体悟到太多太多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在中国一定要创造自己的品牌,中国需要创造自己的品牌,从中国制造到智造中国,你一定要创造品牌。13亿人里面有多少人有这样的机会来创造一个品牌,我有机会参与,我很幸运。可以见证

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从制造走向智造,就在我们自己身上发生。在我过去的求学经历中,我一直是班里面的十几、二十几名。从来没有想到我能在“智造”这件事上做些什么。然而在大陆的10年中,我却有机会参与这样一件很难的事情。尽管现在仍然还很困难,还需要努力,但是机会本身就是很难得的了。就像是攀登珠穆朗玛峰,无论你是否登顶成功,你都会觉得很幸运。就像在我自己的书中写的,我所参与事业正在前进,这是很幸福的事情。

舞台与演员

Q :你在大陆的10年中,把明基电通中国营销总部发展成为一个上千人的大团队。你对于自己对明基的贡献如何评价?

A :其实不如倒过来说,是明基给了我这样的一个舞台。KY(指明基电通董事长李 耀)是个有长远战略眼光的人,他给我们提供的舞台那么大,我们可以粉墨登场,在人生这出大戏中充分的表演。演员演的好不好先不说,首先要有机会演,有舞台可以表演。

明基是一个充分授权的,鼓励内部创新的企业。所以不好说我在“演出”中贡献多少,只能说我获得的东西很多,应该是既幸福又幸运的。

Q :你对于下一个阶段的事业如何考虑?

A :我对于下个阶段看的一向是比较淡。现在大家因缘际会,很多事情水到渠成。我并不认为这个就是我自己做出来的。我运气好,获得那么多东西,这些东西远远比我现在的职位重要,我的人生经验提升到可以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程度。

我喜欢并且推崇老庄这种“顺势而为”。有人说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这种想法从第一天到大陆工作到现在,一直没有什么变化,我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理想性,抓住老庄的“道”,和大自然的规律脉动尽量契合。

对于未来的下个阶段,我更看重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例如去写书,那是立功、立德、立言的好事情;或者去教书,甚至到医院去当义工。

Q : KY如何评价你在大陆10年的工作业绩?

A :我可以用两个角度来说明这个问题。从第一个角度来说,他对大陆市场的发展当然不满意。他希望大陆市场能有现在3~5倍的规模。因为KY认为大陆市场对于明基做品牌非常重要。

在2002年时就是因为大陆市场做的不错,我们才敢推出“BenQ”这个品牌。某种程度上来说,大陆市场就相当于我们的“母基地”。只有“母基地”支持,我们才有能力做品牌。如果当时大陆市场不好,KY不敢轻易转型推出“BenQ”品牌的。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和风韩流不足为惧,汉唐盛世一定会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虽然从现在看,日本企业和韩国企业非常风光,但是我们不用怕,只要有大陆市场的支持,我们一定能够重现汉唐盛世。就因为他对大陆市场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所以他总希望我们这边能够发展得再快一点。如果在大陆市场我们真有联想的规模,那么明基就真了不得了。凭借我们的国际化基础和国际化人才储备,那么“BenQ”会在很短时间内成为世界级的品牌。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他其实也对明基在大陆的发展又是比较满意的。他觉得目前明基在大陆这边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发展,看到你能这样慢慢展开,让他充满信心。

每个知识工作者都是管理者

Q :作为大陆市场的高级管理者,你如何管理整个庞大的团队?

A :我们想要别人怎么对待我们,就要怎么对待别人,我一直是这样做的。从我的性格上来说,我也不想把同事严格区分为上下级,而是当做伙伴,大家有缘分在一起共同做一件事情。

但同时我也知道,一个团队如果不做末位淘汰,很难成为世界级的团队。而如果没有世界级的团队我们是无法和索尼、三星这样的世界级企业去竞争的。

所以我们需要挑选最好的人,大家一起前进。我非常认同彼得·杜拉克对于知识工作者的定义,每个知识工作者都是管理者,他至少在管理着自己。你授权给他,他自己去工作。如果你督促的力度太大,他的工作潜力就会消失。所以管理知识工作者,就像指挥乐团一样,不要紧紧盯着小提琴手或是大提琴手,这样你的乐团才能发挥好。当知识交流足够通畅,没有隔阂的时候,你的团队就会发挥得好。

Q :你是否会给下属适当的压力?

A :人没有压力是不会进步的,但这个压力到底是上级给你的压力好,还是同级竞争的压力比较好呢?我认为,同事之间的竞争压力比较好。比如我们大陆市场的15 家分公司,用统一的标准评估衡量,前5名发奖状和奖金。我不会去处罚最后5名,也根本不用去处罚,他们自然就有压力。但这个压力是良性的。你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但你落后了。那你就需要学习先进者的经验,你就会更努力地工作,带动你的下属和同事更努力地工作。

当大家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用统一的标准衡量时,我们会发现,前几名和后几名的差距会慢慢缩小。整个公司几百上千人,我绝对没有精力去批每个做不好的人。很多分公司都在外地,一个月来汇报一次,批完回去,有效果吗?所以我认为上对下的压力是不行的。而且人才难得,你培训了5年的人才如果流失了,找到合适的人还需要再培训5年。所以需要有内部的激励机制,去激发他进步的欲望,类似于狮子想吃羚羊的欲望。我们想做狮子,不是做羚羊,内在的欲望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明基转型成功的秘诀

Q :明基当初刚刚开始建立品牌的时候,业绩似乎比较低迷,那时候明基是如何应对的?

A :其实严格意义上说,那时候的业绩并不是不好,而是整体营业额的增长速度降低了,没有像过去几年一样高速增长。那时候明基开始做品牌,整体的战略布局和资源配置都改变了。

明基最早做的是OEM业务,然后推出了自有品牌“BenQ”,再由自有品牌的DIY 业务转向了自有品牌的3C布局,到现在为止,明基的3C布局可以说已经完成了。在这中间还有一个从CRT显示器到LCD显示器的过渡。我可以自豪地说,在企业的发展历史中,像明基这样转型力度如此大,如此成功的企业,是非常罕见的。

Q :那么你认为明基转型成功的秘密是什么呢?

A :其实理由很简单啊,因为我们背后有KY,有友达,拥有非常雄厚的资本。

KY有很超前的战略眼光。从大产业链的角度来说,友达目前为明基的业务提供资金支持和技术支持,当品牌提升之后,又可以反过来支持友达度过产业的低潮期。三星就是这样过来的,当内存低潮的时候,帮它支撑,低潮的时候,

液晶在支撑,它的3大产业链一直在互相弥补,所以他就能上来。索尼就没有这样互相弥补的产业战略构想,所以当一部分业务出现问题后,很容易对整体业务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另外就是明基的基础架构搭建的比较好,做什么都是顺势而为,比较讲究过渡的平滑。例如我们并购西门子的部门,所有的决策依然是在德国慕尼黑,保证业务的顺利过渡。

外部的人看我们好像很厉害,业务拓展的范围非常宽广。实际上,我们内部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舞台,大家都玩的不亦乐乎,不会觉得辛苦,而是觉得“玩”得很愉快。

keep exploring

Q :明基在完成3C布局之后会做什么?

A :KY一定会继续拓展的。他有点像王永庆,九十多岁了还想进军汽车业。这个就是他们这种人的天性,keep exploring,他们一直都在探索。我觉得明基外部的人每两三年就会惊讶一下,2002年做品牌,2005年收购西门子业务,再过两三年他们还会惊讶的。

Q :明基准备在什么领域继续开拓?

A :例如,明基在苏州建了两所医院。台湾的医疗行业比较先进,我们是从台湾最好的医院—长庚,挖来大量的医生,两家医院的病床超过了5000张。很难想像IT企业去建医院吧。但千万不要以为明基只是单纯建医院。

这其中有三个目的。第一,医院是个能够产生大量现金流的行业,可以和友达光电做产业互补。未来,友达光电一定会遇到产业低潮,这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规律。而那个时候就需要其他的产业来弥补和支撑,度过发展难关。如果我们能做银行或是保险的话,可能资金会更充裕,不过政策不允许。

第二,与医疗相关的电子产业有多少?与软件相关的有多少?其实这就是服务业中的高科技业。这又是一个大产业,从医疗做到养生、养老都没问题。

第三,医院肯定会用明基的品牌,会对明基的品牌进行提升。从人的生活形态去思考,就会有许多产业可以做。所以我一直在强调,明基“BenQ”不是高科技品牌。如果只局限在高科技品牌里面,就会越来越窄,把自己局限住。优派被定型做显示器,因为它是优派。“华硕品质,坚若磐石”,于是它只能做商用机,很难进入家用机市场。也许你在这个领域里面能做的比较好,但是如果你想跨过这个领域就会比较难。因为你把自己限制住了。

但是明基是生活形态的品牌,是bring enjoyment quality to life(把娱乐和品质带入生活)。就说建医院吧,在台湾做健康检查还可以顺带旅游。所以从生活形态的品牌这一定位出发,思考就比较宽广。

中国那么大,每个行业都可以和欧美竞争。中国已经输了一个汽车业,其他的行业应该努力了。如果3~5年前,我们有现在的实力,那我们一定进入汽车业。因为全世界都在用汽车,韩国都在做汽车,为什么中国不做。现在明基当然已经没有机会了。人才、市场、技术都在别人手里。我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别的行业还很有机会。台湾有些产业很强,如果能结合大陆的人才、市场,一定可以成就很强势的企业。

最近,台湾的诚品书局开了一个大书店,有5层楼。我进去之后就不想出来了。那里面的简体书很多,连我写的那本书都有,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找到的。本来我觉得在苏州退休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我进那个书店之后发现,如果作为一个读书人,那你退休的地方一定要有一家诚品书店。

我觉得像诚品书店这样具有中国创意的生活形态的书店开到什么地方都会成功。因为它契合了知识分子的需求,拥有强大的品牌。我觉得在服务业、文化产业、精致的生活产业方面,如果台湾的理念可以进入大陆进行结合,那么在全球市场上都会有很强的机会。

兴趣和价值决定工作态度

Q :你如何评价KY和明基的高层管理团队?

A :KY首先是个道德感很强的人,不抽烟不喝酒,一切都是为了公事,把你当做伙伴而不是下级。他对团队的要求很高,但是大家都很服气,都很认可他,以他为领导班子的核心,然后大家一起努力向前冲。西门子的业务之所以能够顺利并购整合进来,KY的领袖魅力和感召力量是至关重要的作用。KY未来的成就不会比施振荣差,当然无论他取得多大的成就,都是施振荣带出来的。

所以说从目前来看明基的高层管理团队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10年或者是20年后,当 KY要退休的时候,接班人的培养和选拔很不容易。国外的一些大企业从候选人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着手培养了。例如索尼的大贺典雄,在他只有30岁的时候,盛田昭夫就开始将他作为接班人培养。我们也可以发现,一个企业领导人的执政时间越长,这家企业就会越稳定,延续性很强,例如GE的韦尔奇。反例就是HP,三五年就更换一个CEO。

Q :过去你经常更换工作,是什么吸引你在明基工作了10年?

A :呵呵,在进入明基之前曾经在一年中,更换了七八次工作。我选择工作有3个条件,第一就是能力。如果让你做我的位置,你一定不开心,因为你的能力还没达到,做起来会很累。第二是兴趣,如果你对这份工作没有兴趣,那一定做不长。第三是价值,这份工作是否值得你付出时间、精力。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研究所设计汽车引擎。可是台湾连汽车工业都没有,设计引擎纯粹就是没有价值的工作,可以说,价值是零。

在加入明基之前,3个条件都符合的工作一直没有找到,通常都卡在了价值观。加入明基之后,来到大陆,认识新朋友,从零开始创造一个企业,逐步提升营业额,可以说是乐此不疲,直到现在还觉得很有兴趣和价值。

Q :那么如果你的兴趣转移了,是不是会再次更换职业呢?

A :随着我的能力的增长,或许有一天还会换工作。例如我一直很想去教书,可是我现在没有能力做教授。等到我教材准备好了,北大或者中欧请我去教MBA,我就去了。教书还有寒暑假,同时很有价值啊。

深圳种植牙是怎么做的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主治医生
贵阳看癫痫病哪家最好
宝鸡最好的妇科医院
榆林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